江南小说

2019-10-10 16:09 来源:未知

凤灵山上漫天飞起了紫色的雪绫花,冰冷的雪绫飘飘然散落在地上,化成人间白雪,幽幽寒香弥漫了整个凤灵雪山也笼罩在雪墓周围,散发着鬼魅的气息。
  她静静的伫立在雪墓之外,表情异常僵冷,但更多的是惊恐,她的惊恐,她的害怕全来自于雪墓之中。她奇异般冰蓝的眸子里散发着幽幽的光芒,仍然一脸不可置信的射向雪墓之门……
  还是没有,寒圣城听主的墓居然凭空消失了,已经多久了,两个月前她还明显的感觉到雪墓里他的存在,可是如今居然不见了。
  凤灵紫雪纷飞,预示着生命的降临,奇怪的是这场雪下了整整一个月之久,那么它是否预示着那是一个强大的生命。
  天灵月缓缓的拂袖转身,她毅然明白接下来要面对的是什么。那个新的生命怕是已经开始他新的重生了吧!
  只是,她还是不愿相信,千年来本已经死掉的他居然还能逃出凤灵雪墓。一千年前,她明明联合凤灵国圣主打败了无比强大的寒圣城听主,她万万也没有想到,他的重生居然来得那么快。
  一挥袖,一袭蓝影瞬间消失在凤灵雪山,停落于凤灵王宫水烟阁内。
  青烟缭雾,柳燕花香,水仙盛开的千仙池畔,一群寒冬仙子翩翩起舞,轻扬起一滴滴冰珠,一个俊美却冷酷、嘴角挂着邪魅的笑容的白衣男子乐在其中。
  天灵月看在眼里却是一阵冷笑,他倒还真会享受,佳肴美酒,还有花仙子作伴。但若他知道听主重生之事,还能这般自在吗?
  白衣男子乐在其中,忽闻寒淡蓝香,笑容消逝,不用问也知道是谁来了,呵…可真是稀客呀!他一挥手,仙子们停止跳舞,冰艳寒霜般美丽,又幻魅般消失,千仙池中赫然耸出许多飘然纷飞的水仙花。
  “圣主可真好雅兴啊!”天灵月冷冷的嘲讽道,径自飞过千仙池停落在池畔。
  白衣男子邪魅的笑道:“天圣女不也好雅兴,居然会光临我水烟阁?”
  “难道你这水烟阁还禁我入内吗?佳肴美酒,圣主你想一人独醉?”天灵月说完优雅的坐在清涟椅上。
  “可是佳肴美酒,香花仙子,又怎能与天圣女相比?”白衣男子站起身,走到天灵月身边,转了又转,俯下身闻她身上散发出的淡淡的寒香,蓦然心动。有三百年了吧?她这是三百年来第一次进他的水烟阁,他都不记得有多久没有见到的她了,她还是那么冷艳香沉,几百年来仿佛从未改变过。
  天灵月微微嗔怒:“风圣涯,希望我们还能继续平静的坐在这里!”蓝眸斜视着被她称为风圣涯的凤灵国圣主,他居然还笑的出来。
  风圣涯仿佛闻出了那一股浓浓的怒气,轻笑着离开她的身边戏谑道:“几百年不见,灵月你还是一株长满刺的冷玫瑰。”
  天灵月不屑的冷哼一声:“圣主还真是笑的出来啊?”
  “你连我笑的权利也要剥夺吗?”
  “哪敢啊,您是圣主,我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圣女而已!”天灵月转身望了望远处的凤灵山,“不过,你没发现吗?紫色雪绫已经下了整整一个月了!”
  “什么?!”风圣涯惊住。他远望,澄白眼眸射到凤灵山上,果然看到满天紫红与一山的白雪,而且,雪墓中……“怎么可能?”风圣涯的表情瞬间冷固,目光停驻在一池的水仙花上。
  天灵月也严肃起来:“他已经逃出了雪墓,现在怕是已经重生在人界了。若他回到幻界,怕是第一个目标就是凤灵国了。”
  风圣涯也不敢轻视,他闭上眼睛,眼前依然会看见一千年前屠杀寒圣城时悲壮的场面,那场血杀太惨烈了,而他们也错了。封杀寒圣城听主,是为了幻界安危,可是屠城,却大错了。
  当年,寒圣城听主千赤寒为了自己的野心引邪灵上身,给整个幻界带来可怕的危害,凤灵国圣主风圣涯和圣女天灵月联手将他杀死,困于凤灵雪山雪墓之中,这才免去一场浩劫,天灵月和那两个王一样的男子,都曾有过千般爱恨,只是情到深处,却是那样的结局。
  “如果…”风圣涯沉思着,让天灵月不禁转过头来,可是听到的话却让她眉头一冷,“如果可以在他重返幻界之前杀了他……”
  “风圣涯,你这简直就是枉想,千年前他能轻易被你我封杀,但千年后,他的力量势必强大千百倍,怎么可能说杀了他就能杀得了的?”
  “你忘了吗,有一个人能杀得了他?”风圣涯目光斜睨着天灵月,嘴角有说不出的冷冷笑意。
  天灵月怔住,然后一脸冷漠的看着风圣涯:“圣主似乎已经忘了吧?三百年前我就说过不会再为你做任何事情,更何况,你以为千赤寒真是谁想杀就可以杀的?千年前我已经做了那样的事,你还想让我做第二次吗?”
  “天圣女,你不要忘了你的身份,你是凤灵国圣女。”风圣涯口气也强硬起来,“或者说你对他还有余情未了?”
  “风圣涯,你管的未免也太多了吧?”天灵月怒道,“我该回我的灵雾居了,至于你说的事,我知道该怎么办!”沉沉的寒香弥漫着整个水烟阁内,蓝影消失,风圣涯知道,她决不会弃凤灵国子民不顾的,只是,他重生,他们又会怎么收场?
  水烟阁内,他独自驻立在千仙池畔,什么时候,他们的关系也这般生疏了?弥漫着整个水烟阁内,蓝影消失,风圣涯知道,她决不会弃凤灵国子民不顾的,只是,他重生,他们又会怎么收场?手一挥,千仙池中,众水仙花簇拥着一个清灵的女子,推上池畔。那女子一身白衣,身上散发这淡淡的水仙花的香味,她来到风圣涯面前跪道:“水仙子拜见圣主!”
  “水仙子,你随天圣女去人界吧!”
  灵雾隐去,天灵月知道,她必须去面对,因为她是凤灵国圣女,她有责任保护她的子民,千年前的血训她不敢忘,她不想再重演那段可怕的历史了,但是,她也不想再去杀了那个人,她不想再背叛他第二次,所以她会用自己的方式改变这一切。
  她用灵雾隐没了自己的灵雾居,毅然决定去一个叫做人界的地方,去寻找他的转世,水仙子还是有些担心道:“圣女,您真的决定了吗?毕竟千年前……”她虽然只是一个花仙,但也经历数千年,千年前的事情,她又怎会不知?
  “走吧,水仙子!”她扬起手上雪绫花星镯对着天空,立刻被一个巨大的紫色光圈包围,两人瞬间消失在幻界。
  清雅如水兰亭居,如风三月,江湖却早已不如不如一个多月前的平静了,水兰亭居的主人却是事不关己的样子,依然悠闲自得。天灵月坐在池塘边上,看着那个清灵的身影眉角一弯:“水仙子,外面有什么动静吗?”
  刚进来院的水仙子一愣,果然不愧是圣女,什么都知道,她只好如实道:“圣女,听无门门主似乎在打听您呢。”
  是吗?天灵月嘴角扬起一抹好看的弧度,寒听吗,那个听无门门主,他的转世之身?她能在短短一个月之内建立起月隐宫,就是为了引起听无门的注意,只是没想到却迟了这么久。
  “水仙子,你知道他是谁吗?”水仙子不敢揣摸主子的心思,她能来人界全是为了天圣女寻找寒圣城城主转世而来,莫非……想到这,水仙子不可置信的看着天灵月,她淡笑不语,但又忽然间面色一沉,天灵月对水仙子道:“你先出去吧!我该会会这位朋友了。”
  水仙子听罢,转瞬消失在水仙池中,那股凝重之气越来越重,天灵月沉声道:“阁下,既然来了,又为何不显身?”
  “果然不是一般人!”一声大笑之后,一个藏青锦衣男子,停落在水兰亭居院落之中。他直直的注视着天灵月,前一秒半愣,仿佛前世他们即已相识,他闻到那股淡淡的清香竟是来自于眼前一池的水仙花,当下更是惊讶不已,水仙有寒冬仙子之称,都是在寒冬之际才会绽放,如今他却见到如此奇异的景象,就像是他看见她的眸子,澄蓝色与众不同,而他虽不是蓝眸,却也拥有一双如霞般赤眸。
  天灵月见他久久盯着她看,心里有那么一丝微怒道:“听无门门主就是这般无理吗?私入民居,你难道不知我这水兰亭居是不欢迎外人的?”
  “哦?宿闻月隐宫宫主天圣女性情冷漠,恬淡简雅,却怎不知也会有这般怒颜?”寒听戏谑道,他靠近天灵月,看着她幽蓝色的明眸,心突然一动,而当他发现这个神奇的女子居然能直视他的赤眸而毫发无伤,他心里的猜测更是越来越重。
  “很奇怪的感觉,虽然是第一次见面,却仿佛我们已相识千年。”话一尽,天灵月的身体微微僵住,面色不由的冷了许多,抬起头冷冷的斜视着面前狂傲霸气的男子:“如果门主没事的话,就请离开我水兰亭居恕我抱恙不能送客,请吧!”天灵月可说的是实话,以她特殊的身份和体质要想留在幻界都要经过几百年的适应,而这人界,她来了不过一个月,已经明显感觉身体的不适。水仙子曾让她到水迷宫去疗养,被她拒绝了,因为水迷宫是以众花仙树灵的灵力凝聚成的幻宫,她若进去,以她高出他们千百倍的灵力待在里面,必然会使花仙树灵们灵力下降,这是她不希望的。
  寒听眉头凝紧,倏的抓住天灵月手腕,良久之后,他才紧紧注视着天灵月道:“你不是这个世界的人,若不能适应,就不能久留。”他握着她的手不放,魅惑的唇角露出一抹邪邪的笑说道,“你--天灵月,将会是我寒听的女人!”
  “寒听!”天灵月动怒的站起身,怒视着这个离自己只有几厘米距离的男子,为什么他还是和从前一样,那么自信却有霸道?她突然的动怒却不小心催动了体内那股难耐的真气,寒听也早已发现,一掌按向她的后背,向她输送内力。
  天灵月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身后这个熟悉却陌生的男子,“为什么要这么做?你难道不知道这样会损耗你多少内力吗?”寒听淡漠一笑,眼睛注视着一池的水仙,然后转到天灵月身上,缓缓的道:“你,值得。”
  只有三个字,却给天灵月很大的震撼,她看着寒听却说不出一句话。心里有无数的话语,搁浅着却无法出口,“寒听…”
  “你需要好好休息!”寒听说完就点了她的睡穴,抱着她回到她的房间,走时对着她的睡颜很坚定的说道,“天灵月,不管你是谁,来自哪里,你都是我的!”
  不久之后,武林中盛传,听无门门主爱上了月隐宫宫主,这必将是武林中一段神话。然而这对天灵月来说却像是很大的讽刺,她可从不认同她与他会是一段神话,而且他们根本不可能。
  天灵月的身子越来越不能适应人界了,水仙子多次请她进入水迷宫疗养但是天灵月就是不答应,她不会消损花仙树灵们的灵力的。这样的情况终于让水仙子忍不住告诉了幻界的圣主风圣涯,风圣涯却是低声暗骂了自己一句,然后立刻传来花语,说他不日会前往人界。然而话音刚落,就听见一个声音从那边传来:
  “风圣涯,你疯了!你若离开凤灵国,置一国的百姓何地?我的事可不用你管,你不能离开幻界!”
  天!天灵月居然能听见水仙子和风圣涯的对话,她什么时候也通灵花语了?
  “你,和他见过面了是吗?”
  “那是我的事,和你风圣主无关,你只需管好你自己的事就行!”天灵月坚决的说道。- “一千年了,你那么顽固的性子,真的是一点都没变啊!”
  “多谢圣主夸奖。”天灵月轻笑,一点也不担心自己现在的处境。“圣主也还是那么爱管别人的事啊!”
  你是别人吗?风圣涯在心里默默自语,三人的通话在水仙子一声“寒听门主”的呼喊中中断。风圣涯的心猛然一震,仿佛又看到了那个千年前嚣张又狂傲的寒圣城城主,他要离开幻界,必须离开,他不能让他们在一起,不能!
  水兰亭居,天灵月还在房间休养,就听见水仙子突然的一句“寒听门主”,那股熟悉的气息越来越浓重了,是他来了。
  天灵月立刻挥下手上的雪绫花星镯,想要阻止他的进入,但是寒听仿佛早已料到这一点,不知用了什么法子进出天灵月的水兰亭居毫无阻挡,惹的她好不懊恼,干脆放弃了阻挡。
  水仙池畔,那个绝美的女子,淡漠一切,同样的漠视那个高傲却甘愿为她不顾一切的男子。天灵月斜靠在软椅上,对着身前的男子道:“我说过,不准你再来水兰亭居的。”寒听笑着,却在看到天灵月的时候,眉头紧蹙:“你真的不能再待在这个地方了,该回你的世界去了!”
  天灵月忽的一笑:“寒听门主希望我回去么?”她说完看着他的眼睛,火红色的眸子,她在听他的回答。
  果然……寒听沉默了,他希望她回去么?答案当然是不希望,可是,她的身体却是无法在这个世界待下去了。
  “天灵月,你只要相信,我寒听从来不会让自己心爱的女人受到任何伤害!所以,我希望你……回!”那是他痛下决心做到的决定。他爱她,就不能让她受伤。
  “你……”天灵月却是一阵怔忡,多像从前的他呀!同样的话,同样的不准她受伤,可是,千年了,当那个他决定为了自己的野心引邪灵如身的时候,她就已经不在相信他了,她可以允许他做任何事,但是决不允许他为了野心出卖自己的灵魂!她不会再拥有爱情了,当她与风圣涯联手杀死了他后,她就已经没有爱情了。
  天灵月对于寒听的话沉默以对,她只是望着千仙池中盛放的水仙花,心里忽然一惊,他还是离开了……
  那盛开着水仙的池畔,远远望去,男子丰神俊秀,女子温婉如玉,好一幅郎才女貌!水仙子站在远处,看着他们,却想起自己在那池中千年,明白的不明白的都已经不重要了,她知的,是他们那隔了千年不断的爱恨故事,三个人、四个或者五个人的幻界,他们的世界,永远都不会有安静。
  风圣涯离开了幻界,他离开之前从雪墓中放出了曾经最信任的手下殷离,让他替他看管着凤灵国。他可笑自己,说着相信他,却还是在离开之前,用一道巨大的透明水烟屏障罩住了水烟阁。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管家婆论坛开奖结果现场直播发布于其他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江南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