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小说

2019-10-10 16:09 来源:未知

【引言】
  很多年前,有位剑客本着侠义心肠,救助贫民百姓。然而无端中却成了江湖幕后黑手的眼中钉。剑客武艺高强,无奈贼人总是次次落空。岂料贼人越是不能得手,其手法就愈加可怕。剑客身临险境,依然傲视江湖鼠辈,提胆行走江湖。
  
  【黑衣人】
  明月银辉笼罩大地,清风吹遍十里巷道。
  丑时有余,巷道依然有人慢行。那人右手持有宝剑,左手拎有一壶酒。皓月当空,唯他一人独行。远处走来,醉醺醺的步子有些不稳妥。话虽如此,晃晃悠悠的身躯,形醉意不醉,步乱神不乱。
  “好酒,好酒,实在是好酒啊。”他举起酒壶,仰天张开大口,“咕咚,咕咚”喝得甚是痛快。他一路走来,东颠西倒,却不曾带起道上的灰尘,可见此人步行正如太极,用意不用力。
  右脚方要迈出,突然夹住步子,左脚稳稳立于原处,上盘却在不停的晃动。原来他的耳朵听到了不寻常的动静,是瓦片躁动的声音,是沉重的呼吸声。登时,他知道有人在此处设下埋伏。
  剑客还未来得及张望,耳边又传来一阵利器飞动的声音。八个边缘长刺的飞轮从八个方向攻来,飞轮又狠又猛又快,无疑是想取下剑客的性命。说时迟那时快,剑客掷出酒壶,翻身登空之际,瞬间抽出手中的宝剑。明月倾泻的银辉,照射在宝剑之上,犹如流萤飞舞,漫天亮光。
  “剑通四海,灵分八处。”剑客舞剑,唤出此句,登时分身八处,宝剑当真坚硬,皆把飞来的利器荡了开去。
  剑客落于原处,宝剑已然入鞘,只见他左手探出,正好接住方才掷出的酒壶。
  八个黑衣人手法甚好,轻功之间接稳各自的飞轮,进而落地之余将剑客团团围住。
  “阁下的剑好快。不过很可惜,剑再快,也要死。”黑衣人甲正色道。
  剑客一脸醉意,不慌不忙道:“每次想杀我的人都是这么说的,可是最终他们却都没有得逞。”
  “我觉得今夜会是个例外。”黑夜人甲非常坦然,对剑客不曾惧怕。
  “我能知道你们为什么要杀我吗?”剑客一副不在意的表情,只是随意的瞥了黑衣人一眼。
  黑衣人甲狠狠道:“有人请我们杀你!”
  剑客问道:“不知道在下值多少钱呢?”
  黑夜人甲道:“两千两。”
  剑客一边喝酒一边道:“银子?”
  黑衣人乙利索道:“不,是黄金。”
  剑客仰天大笑起来,笑得八位黑衣人有些发愣。
  黑衣人甲暗想道:“死到临头,竟然还笑得出来?”
  剑客又是一声插科打诨,道:“原来在下的命竟然那么值钱啊,有趣,有趣。拿人钱财为人消灾,呵呵……不知几位的决心如何?”
  黑衣人丙按捺不住,火气窜到喉咙,厉声道:“死到临头,还疯言疯语,快些受死。”一语未了,凌空抛出飞轮,旋向剑客。
  剑客摇摇头,只觉得无奈。突然剑客挥出宝剑,迎及飞轮。说来飞轮着实厉害,不料被剑客一剑刺的煞气全无。宝剑向上一挑,飞轮翻转,又见剑客再身一跃,踏在飞轮之上。飞轮碰触大地,却无清脆声响,原来剑客用内力把飞轮紧吸在脚底,轻功落时,全然不带半点怒气,用意到位,自然而然落地无声,此乃高人也!
  黑衣人浑然大惊,没想到飞轮竟被剑客轻易擒住;紧接着,又是一阵天惊,黑衣人的目弱口呆,似乎失去了打转的能力。
  “龙泉剑?”黑衣人甲将信将疑,恐惧犹如恶魔缠身,不可抗拒,“你手上的剑是春秋时期的龙泉剑?”其余黑夜人也都惊慌失措。
  剑客看着自己手中的剑,欣赏、自豪、开阔的情绪油然而生。“不错,是龙泉剑,那又如何?难道你们怕这柄剑?”
  黑衣人无一回应,都畏畏缩缩,适才的杀气猛然间咽到肚子里去了。
  良久,黑衣人丁哆嗦道:“龙泉剑乃越王勾践的佩剑,染有帝王之气,龙泉出鞘,必伤人命。”
  剑客道:“怎么,你们怕了?”
  “不错,我们是惧怕这柄剑。”黑衣人丁像枯萎的花朵,一下子蔫了。
  “我觉得你们不配做职业的杀手。”剑客傲然道,“因为你们不能至始至终坚持杀我的主意!”
  黑衣人嘴唇翕动,正想说些什么,可被剑客抢了去。
  “后悔是解决不了问题的,还是拿出你们的勇气吧。杀了我,你们就能得到两千两黄金。”剑客动了闪念,提到“黄金”二字,不由得咬牙切齿,恨不得马上杀了周围这些利欲熏心的黑衣人。
  黑衣人面面相觑,思量好久,实在拿不定主意,到底是退缩还是前进。
  
  【厮杀】
  “大哥,我们拼了。”黑衣人辛大声道。
  黑衣人甲道:“好,兄弟们,为了两千两黄金豁出去了!”
  剑客朗声道:“好,你们终于打定主意了。还犹豫什么,上吧?”话音刚落,黑衣人再次面面相觑,紧接着八名黑衣人围攻上来。
  剑客面色一沉,仰天再次喝酒。眼看黑衣人就要近身,剑客望也不望一眼,只管大口饮酒。突然剑客抛开酒壶,紧接着退后一步,左手对着地上的飞轮一摆一转,飞轮旋转而起。剑客手掌一推,飞轮如卧其手,自行杀向黑衣人甲。与此同时,剑客飞身而起,龙泉剑持地,用脚力打转踢点后方黑衣人。黑衣人根本想不到剑客会出此招数,故而不加防备之下,后方五名黑衣人胸膛着踢。剑客身轻如燕,踢过后方之后,连忙脚尖蜻蜓点水,带起龙泉剑,剑招快的难以形容,一弹一划一拍致使另三名黑衣人中招。黑衣人甲躲避飞轮,也已然同其余黑衣人一般退后了几大步。
  一弹将黑衣人乙下颚弹的通红,并且剑道苍劲,竟把黑衣人乙的牙齿弹掉两颗。一划剑风四起,划破黑衣人丙的衣物,差点儿要了黑衣人丙的小命。一拍拍在黑衣人丁的肩膀上,如此单薄利剑,不想却发出千斤石力,将黑衣人丁拍跪在地上。
  八位黑衣人又同时旋出飞轮,这一旋却不同当初。起初八位黑衣人都是以横向的旋转手法,此次,他们没隔一个使用不同的旋转手法,或横向或竖向。剑客要想如当初那般轻易荡开八个飞轮,唯有空中变换剑招,并且至少八个招式。那么短的时间,让龙泉剑变换出八个招式,实在难办。即便再分身八处,使得也是同一种剑招,或者只能破横向飞轮或者只能破竖向飞轮。
  “龙泉升天,日月奇光。”刹那间,剑客把全身的内力云运集到龙泉剑上,只见龙泉剑发出万道光芒,映的黑衣人睁不开眼来!飞轮受到龙泉剑中发出内力的抑制,停止不前。剑客双手内外交旋,龙泉剑旋转起来,登时飞轮也跟着旋转。
  突然飞轮荡出,飞出数丈之外。
  “雕虫小技,不必献丑!”剑客凌然道。
  “哼,且看八卦阵。”说时八人来回移形换步,晃得剑客眼花缭乱。根据八卦方位站排来说,尚有六十四中站法。然而八卦阵中的站法,有五万零三百二十种站法。八位黑衣人此番来回移形换位,定然要扰乱剑客的注意力。
  此番剑客不敢怠慢,集中精力去观看阵中破绽。可是剑客越加用神,眼前就会一片弥乱,根本摸不清阵中法门。
  就在剑客分神之际,八位黑衣人猛然进攻,十六掌击打剑客。剑客闻得掌风逼近,旋起龙泉剑向八方进招。不料乃是虚幻,八位黑衣人依然在阵中移动,可是剑客却被十六掌打得吐血。
  八位黑衣人停止阵法,黑衣人甲如遇春风,自鸣得意道:“八卦阵法,如何?”
  剑客镇定的擦拭嘴边的鲜血,含笑道:“不在眼中。”
  八位黑衣人听到此语,又急又气,黑衣人甲道:“大难已至,你还浑然不知,且看阵法。”
  这下阵法更是奇妙了,且说黑衣人甲练出“左右野马分鬃”和“白鹤亮翅”,黑衣人乙练出“左右搂膝拗步”、“手挥琵琶”和“倒卷肱”,黑衣人并练出“左右揽雀尾”和“单鞭”……黑衣人庚练出“海底针”、“闪通臂”和“转身搬拦捶”,黑衣人辛练出“如封似闭”和“十字手”。剑客虽然看出这些,终究不知如何破解阵法,又吃八位黑衣人十六掌,又吐了一口鲜血。
  “不堪一击!哈哈哈……”黑衣人甲大声长笑。
  剑客安然不吭,细微观察之后,发现每次阵法结束与阵法开始的站法都是相同的,并且他们演练的太极拳没有起收二势。剑客淡淡笑道:“真正不堪一击的是你们。”
  黑衣人幸道:“大哥不要跟他废话,杀了他!”
  八名黑衣人再次摆出阵法,这次剑客闭目养神,以耳听其方位变换。一旦位置回到起始状态,他就会用龙泉剑刺黑衣人甲与黑衣人幸,这两处就是八卦阵的破门。
  果如剑客预料的那般,剑客闻得掌风而来,正是时机到来,只见剑客两剑使开,“啊啊”两声惨叫响彻夜空。阵法被破,剑客掌风八处,同时击打在八位黑衣人身上,登时黑衣人向外倒去。
  “不堪一击!”剑客不屑道。
  八位黑衣人戛然而止,兵败如山倒。
  
  【幕后真相】
  “大侠饶命啊?”黑衣人甲乞求道,继而其余的黑衣人也是卑躬磕头。剑客并未做声,探出双掌,废掉八名黑衣人的武功。
  “今日我且废去你们武功,倘若他日再为非作歹,定当取尔等性命。”剑客很快陷入沉思,恻隐道“你们未能取下我的首级,想必回去也交不了差,不如你们都归隐吧。”
  “多谢大侠不杀之恩”黑衣人甲拜谢道,“大侠对我等有恩,我等无以回报,唯有告知何人是幕后黑手,愿能助大侠早日将其消灭。”黑衣人明白他们这一回去,必然招致幕后黑手的追杀,所以他们量胆把幕后黑手告知剑客,让剑客去对付幕后黑手,只要剑客取胜,他们就能安然隐居,否则唯恐他们走到天涯海角,也逃不出幕后黑手的残杀。
  “是谁?”剑客并不紧张,因为想杀他的人太多了,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
  “当今武林盟主,石万钧。”黑衣人甲道。“石万钧”这三个字乍如青天大雷,差点儿将剑客劈倒在地。
  却说石万钧是剑客的结拜兄弟,只因五年前二人同时爱上一个美少女。美少女对剑客一见倾心,岂料惹来石万钧的嫉妒。为了得到一个不爱自己的女人,石万钧想法设法暗地置剑客于死地。然而剑客却被蒙在鼓中,浑然不知。直到有一天,武林大会,石万钧夺得武林盟主,邀请不慕名利的兄弟剑客喝酒庆祝,岂料酒中藏毒,剑客嗜酒如命,怎也想到自家兄弟会暗害自己,饮酒下肚毒性大发。
  石万钧居位武林盟主,一声令下,众人已然将剑客围住。
  剑客痛心道:“你为何要这样做?”
  石万钧怒色道:“芷悦爱的是我,不是你!”剑客这才恍然大悟。剑客痛心疾首,悲极生乐,吓得众人不知所措。
  “你笑什么?”石万钧厉声道。
  剑客停下笑语,盘斥道:“石万钧,枉我待你如同亲兄弟,你却暗算我,要是芷悦知道,她不会原谅你的。”石万钧哈哈大笑之后,狠狠道:“龙千山,芷悦爱的是我,不是你!杀了他!”“杀”字一出,众人蜂拥而上,龙千山中毒太深,很快陷入被动。龙千山命不该绝,有幸得到忠义堂堂主童俊飞救助,才得以脱身。
  龙千山脱落以后,滚落山崖,得到茶花女相救,才捡来一命。毒素清除以后,龙千山思念芷悦,便想探望芷悦,岂料石万钧府上戒备森严。龙千山硬闯十次,都未曾见到至爱芷悦。不知什么原因,龙千山痛定思痛,与茶花女归隐山处,苦练神功,但求一日能够与芷悦相见。
  话说子时时分龙千山刚刚杀了两个贪官,兴哉之至,沽酒一壶,晃晃悠悠准备回家,岂料巷道却遇八位黑衣人,挡住了回家的去路。交战数久,龙千山早就担心家中的茶花女。
  
  【烛光对语】
  远处,一个茅屋伫立在山下,屋子泛着微弱的灯光,墙上映射着美少女仔细刺绣的倩影。龙千山看到如此光景,甚是惭愧,心想茶花女早该等得憔悴了。不由得龙千山跑了起来,很想快些见到茶花女。
  龙千山突然夹住步子,不敢猛然推开门,他怕吓着胆小的茶花女。门“吱呦”缓缓而开,茶花女听到门声,连忙站了起来,紧张道:“龙大哥,是你回来了吗?”茶花女眼前一亮,果真是龙千山,期待已经的龙大哥。茶花女一下子扑到龙千山的宽广的怀里,喃喃道:“大哥,我一直担心着你,你可回来啦。”龙千山放下宝剑,挽住茶花女的双手,正要安慰茶花女。就在这时,龙千山手上湿润,入眼一看,原来茶花女的手指流露着鲜血。
  “怎么流血了,快让我看看。”龙千山心头紧紧,连忙把茶花女的手指放到嘴中,深情的吸吮。本来茶花女未曾觉得疼痛,龙千山这一紧张却让茶花女好不难受,可是龙千山深情的吸吮却让茶花女备感温暖。茶花女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灯光下的她显得更加曼妙多姿。
  龙千山移开嘴巴,仔细端详着茶花女的手指,而后又往睡塌上观望一眼,这才知道,是针扎的茶花女手指流血。只是茶花女见到龙千山过于欢喜,忘记了疼痛罢了。
  “你在绣东西?”龙千山心里酸酸的,心想自己那么晚回来,还要茶花女久久等待,真是过意不去。龙千山拂过茶花女的发髻,然后挽着茶花女的柳腰,坐到床头。
  “我在为宝宝做衣服。”茶花女的脸羞得红彤彤的,灯光下更加美艳,更加让人陶醉。龙千山含笑道:“玲儿,你也太心急了吧。”
  原来茶花女姓张,双名月玲,从小跟着父亲在山间采茶。一日,石万钧的爪牙寻来,其父惨遭杀害,幸好龙千山日前教过张月玲几招武艺,才能击退爪牙。张月玲孤苦伶仃,二人同时孤儿,便相依为命。为了不让石万钧找到,二人另觅他处,开始了新的生活。
  “都两个月了。”张月玲娇羞道。龙千山看得出妻子非常的开心,他本来想和妻子说明日要去救一位故人,可是现在如何开口呢?
  二人躺在睡塌上,龙千山夜不成寐,可是生怕吵醒妻子,他不敢辗转反身。张月玲以为丈夫已经睡下了,心里有太多关于宝宝的话想对丈夫说,可是怕惊醒丈夫的好梦,只能憋在心里。直到一阵风掠过,二人听到了门外树枝摇曳的声音,二人同时想到天气转凉,要为至爱的人盖紧棉被。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管家婆论坛开奖结果现场直播发布于其他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江南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