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女主播

2019-10-10 16:09 来源:未知

"冰冰,你又犯错误了吧?"夏洛洛像无线接收器般灵敏地在电话里说。 "你听节目了?昨天真不是有意的。" "你怎么能在节目里说星座呢?太低级错误了,真该罚你,不罚你你都记不住。" "别提了,苏醒当场就给我打电话了,这月扣我500块钱。倒霉死了。" "你也真够奇怪的,怎么会突然说天蝎座什么的,电台、电视台都不允许提这些东西的,你犯了大忌讳,苏醒能不生气吗?换我是她,我也会生气……" "行了行了,我够烦了,你就别再刺激我了!"游慕冰听得心里反感。 "别烦了,出来玩会儿,我带你见见大师。" "大师?我前段时间刚见一大师。" "你这大师没我这大师厉害。你出来见见,将来你俩节目里得合作呢!" "哦,就是那老太太?对吧?" "对,是那老太太,不过,这人年龄可不大,还没咱俩大呢。" "你搞什么呢?找一小女孩,来充当老太太。" "这你就不懂了吧?年龄根本就是个屁,有人活一辈子还不明白呢,有人十岁就看世界。不一样的,这人绝对是大师级别的,你跟她说几句话,她就知道你什么星座。你信不信?" "我不信。那不成神仙了?" "那你来看看啊!就在我办公室,X写字楼B座1514房间。" 游慕冰还是第一次到夏洛洛的公司里来,推开门看到一大堆人挤在一个十几平方米的小屋里,而夏洛洛像个男人一样指手画脚地拿了支笔,在写字板上又是画图又是说话,像个凶神恶煞的女监工。而所谓的员工们都是些刚刚毕业,一脸诚惶诚恐还没有褪去天真气的小孩。 一眼看到靠窗的沙发上坐着一个长头发,戴着硕大的耳环,打扮艳丽的女人正抱着一本杂志百无聊赖地翻着,看不出年纪,却隐隐约约感觉有一种神秘的气质,对于周围乱糟糟的一切似乎是置身事外的一种淡漠。 夏洛洛看到游慕冰进来之后夸张地对大家说:"欢迎我台著名主持人小冰老师莅临指导工作。"几个小孩竟然一股脑地都拍起手来,搞了游慕冰一个大红脸,她不好意思地说:"嗨,同志们好!同志们辛苦了!"几个小孩子笔直地站着,异口同声喊:"为人民服务。"夏洛洛得意地摆起了老板谱,对着这帮被训练成红小兵的孩子们满意地点了点头。 游慕冰感觉自己进入了文革时期的大寨,小孩们脸上严肃的表情配上夏洛洛的异常严肃也令她觉得可笑。她看了看夏洛洛的办公室,虽然小,布置得也算有模有样,做了节目的招牌,还贴了很多的宣传语。夏洛洛拉着游慕冰走到那个长发女子面前介绍说:"介绍一下,这是占星专家钟真。" "你是游慕冰。"钟真淡淡笑笑,并没打算站起来,游慕冰也回她一个笑,但是心里觉得没底。 "没猜错的话,你应该是双子座的吧?"钟真看都没看她一眼,便说。 "对啊,你怎么知道的?"游慕冰毫无防备,吓了一跳,转头对夏洛洛说,"你告诉她的?" "我哪有时间告诉她这个啊?我现在忙得都晕头转向了!" 游慕冰说:"你怎么知道我是双子座的?" 钟真笑笑说:"我不但知道你是双子座,还知道你的上升星座是处女座。" "什么是上升星座?我是双子座啊,6月1号,儿童节出生的,标准的双子,不是处女座。" "上升星座是一个人的面具,也会注定了你的一些样貌特征,你的长相是标准的上升处女座长相,瘦、精干,但是时常挑剔。而且,你的月亮星座和太阳星座相对应的角度也不会特别好的,因此你经常陷入烦躁和矛盾当中。" "太神奇了……你只看了我一眼,就能知道我这么多?" "也不是的,从你进来我就一直在观察你,四处探看是标准双子座的好奇心理的表现,其他星座的人最先观察的不会是房间的布置。" 几句话说得游慕冰心服口服,她一直听说过星座这件事,也像模像样地查过自己的星座,她也知道台湾有很多这种职业的人在电视节目中给人以感情指导,但是在现实中她还是第一次接触占星学家。她一直觉得这些东西都是不靠谱的,没什么的,但是钟真的几句话,实在是把游慕冰给震撼住了,她顿时感觉自己变成了透明糖人,无处遁形。 后来游慕冰有意地离钟真远了一点。夏洛洛在给她招聘的那帮刚毕业的大学生们培训,其中有几个人未来要冒充节目中的崔小姐,还有一些人要冒充张生来打假电话。大家似乎对这一切都充满了新奇,抑制不住地兴奋。 游慕冰去倒了一杯水,回来的时候听见夏洛洛说:"你们都要做好当崔小姐的准备,并且从今天开始,你们身边的所有朋友,都要以奉献的精神来支持我们的工作,因为我们的节目是日播节目,一天需要一个崔莺莺,你们要是不把身边的朋友发动起来,我们哪里找那么多的崔莺莺去?你们也别觉得不好意思,现在做节目差不多都有托,没托节目也不会精彩,尤其像我们这档高难度的节目更是如此,因此,我们的现在和未来都是要找托的。" 游慕冰走到夏洛洛身边,充满了迷惑地说:"你是说将来咱们节目的崔小姐都是事先找好的托?" "崔小姐,不光是崔小姐,连打电话的张生都是托。" "啊?那哪行啊,这不一听就听出来了吗?听众又不是傻子。" "你当他们是傻子就可以了!我跟你说冰冰,咱们这节目,要想做出彩,要想拔头筹,一定要弄虚作假。" "直播节目怎么弄虚作假啊。那么多人打电话,都不许导进直播间?" "当然了,我们挣的就是这帮傻子们的钱呢,听,我们的崔小姐够意思吧?想认识吧?打电话吧,但是接进直播间的张生都是我们安排好的,咱们挣什么呀?咱们挣的不就是这帮打电话的可怜虫们憋着想跟崔小姐说话的电话钱吗?一分钟两块钱,等待个十分钟多少钱了?一晚上一百个人打这电话,咱们多少钱了。咱们发财了!"夏洛洛口沫横飞眉飞色舞地说着。 游慕冰还是觉得有点玄:"我知道你的意思,现在节目不是都这么干吗?可咱们是日播节目,需要多少个崔小姐多少个张生啊?去哪找那么多人啊?" "我都分配任务了,动员所有的朋友们都来参加我们节目。我们在节目里会宣扬说,参加节目一是给参与者一千元的奖金,再就是配好对的情侣送他们免费餐券,最出彩的情侣还会送他们免费情侣装和去著名风景区旅游。说是这么说,要是真的个个都那么送,咱们还不得赔死。" "那倒是,这也太不贴谱了,人人都送?人人都去国外旅游?" "国外干吗啊?即使真的送他们去旅行也就去个周边就OK了,最多送他们去一趟杭州,到时候我联系几个赞助商,给咱们出钱。" "你太有经济头脑了!"游慕冰被夏洛洛说得目瞪口呆,不得不佩服地说。 "那是,嗓子不争气,脑子再不行,我别混了,我扛大包袱去吧。" "你这块头的还真行。" "去你的吧!对了,你看我这办公室怎么样?可爱吧?" "是挺可爱的,谁设计的?" "古天乐,他实在太有才了……"夏洛洛露出一副奸诈的笑容,拉着游慕冰进了里面的办公室,顺便喊了一句,"钟真,你进来一下!" 夏洛洛把办公室的门关上,才放下领导架子,窝在老板椅里说:"冰冰,我不骗你,钟真真的特厉害,我觉得她看人太准了,她那天第一次见古天乐,竟然一下子说出了他是天蝎座。" "哦?天蝎座?哪年的啊?" "跟你同年,比我大一岁。77年的。" "什么?属蛇,阴历九月?不会是巳时吧?"游慕冰几乎从椅子上跳起来。 "那就不知道了,怎么,你要给你那电台的听众征友啊?别闹了,古天乐是我的,我这就快得到他了。你那些听众都一边玩去吧!" 游慕冰在心里荡起了一阵波澜,没想到自己踏破铁鞋无觅处,大师说的那个特征齐备的人,竟然就是把夏洛洛迷得如痴如醉的大帅哥?她顿时对那个没见过面的古天乐产生了兴趣,强压住自己的情绪,说:"洛洛,你说得那么热闹,又是帅哥又是万人迷什么的,我们可都还没见过呢!" "帅哥能让你见吗?怕你抢走呢。对你不放心,极其的!" "不放心别人抢,那你干吗让钟真见了?" "我那是让钟真帮我把把关。她是大师,觉悟高,跟你可不一样。" "好吧,我觉悟低,那老程怎么办?你见了帅哥把老程给忘了?" "大姐,我哪能忘了他呀?他可是我的大靠山,没他我能有今天吗?没他我能有这么牛逼的策划吗?没他我能有那么多钱开公司吗?没他我能联络到那么多赞助商吗?我这人从来不会忘本,我会让老程一直以为他是我的唯一,两个世界都变形,回去谈何容易的,但是帅哥这件事,也确实是赶巧了,这不能不说是天意,老天让他出现就是来诱惑我的,我算是彻底失败了,我现在正头疼着呢!" "你的月亮在天蝎,所以你会对太阳天蝎座的男人产生好感。所以你喜欢上他,一点都不奇怪。月亮星座主宰人对配偶的要求,月亮星座其实就是潜在掩藏的自己,所以说到底,人爱的全都是自己。" "这话真牛,人爱的都是自己。谁不爱自己谁是王八蛋。"夏洛洛举起双脚赞成。游慕冰看在眼里,别扭在心里,夏洛洛简直就是没脑子,即使再崇拜迷恋一个人,哪能让自己那么狂热得外露出来?那样不是贬低自己抬高别人吗?游慕冰是那种即使她对人再讨厌也装作很和蔼,即使对人再崇拜也不会露出半分的人,她可不允许自己丢人。 "钟真,那你说我俩到底合适不合适呢?" "这不好说。他的太阳虽然令你着迷,但是天蝎和白羊不是角度排列得好的星座,你们在一起会有很多的冲突发生,个性太强谁都不愿意让步,最后很可能会因为意见不和而分手。" "哎,我现在只盼望着我俩能因为眉来眼去而牵上手,分手不分手的,那是后话。结局不重要,我要过程!钟真,你帮帮我,怎么能搞定他?我怎么觉得他那么神秘,急死我了。" "不神秘就不是天蝎座,但是我觉得他也不是非常标准的天蝎,他的命盘里肯定还有其他的土相星座在起了作用,改天我帮他查一下他的命盘,看你俩能不能合一下盘。" 这时候游慕冰忍不住了,伸出双手说:"帮我也看一下星盘吧?"钟真冷冰冰地说:"看星盘是要测算,不是看手相。"游慕冰不好意思地说:"我不懂,你教教我吧。" "你想问事业?" "你怎么知道?" "我猜的。"钟真浅浅一笑,说,"太阳双子座的人太善于变化和流于表面,除非命盘中有木星对它有克制,否则事业都不会特别好。" "哦?木星是什么?" 钟真没有回答她,她又问了一句,钟真很冷淡地说:"你不需要知道。" 游慕冰觉得非常生气,对于钟真对她的傲慢态度,她嫉恨在心,不就是知道什么破星座吗?游慕冰当即决定晚上上网查一下什么叫木星、命盘。现在有了互联网,谁敢说比谁懂得多少?不就是谷歌、百度吗?只要一点回车,什么奥妙出不来? 晚上下了节目,夏洛洛又打电话过来了。 "冰冰,你觉得那个女的神吧?" "有什么了不起的,看你把她吹的,不就会看个星座吗?各大网站都有关于星座的东西,这算什么新鲜啊?要学几天我也会给你说。" "停,冰冰,你什么时候能改改你这毛病?海纳百川,有容乃大,你要是老这么看着这个不顺眼,看着那个不如你,那你什么时候才能进步起来?" "你别教训我。"游慕冰有点生气地说,"我知道我怎么回事,该怎么做,我就是烦你见了她那么崇拜的样。至于吗?都捧天上了!" "人家说得准,我当然崇拜了,你不也偷着去找大师去了吗?" "你怎么知道的?"游慕冰警惕地问。 "我当然知道了,什么事我不知道?就没我不知道的事。我的目的就是打造一档火遍北京的节目,你的目的是通过节目变成火遍北京的红牌主播,怎么能实现我们的目的呢?那就是要团结合作,要懂得团队精神,要取长补短,要……" "行了,我求你了,我错了还不行吗?你比我妈还能唠叨。"被说中心事,先是矮了三分,游慕冰也不敢再喋喋不休地抱怨了。 "我看钟真一点都没说错你。" "她说我什么了?她这人怎么那么讨厌?干吗背后说我?"游慕冰像被扎了一针一样几乎要跳起来。 "人家没说你坏话,就说你这个人情绪不稳定,内在和外表不一样。" "这不是骂我是披着羊皮吗?" "也有可能是披着狼皮。" "有病!"游慕冰急红了脸色,"有这么说话的吗?咱俩认识这么多年,你觉得我是那样的人吗?表里不一?我至于吗?我累不累啊?我有那功夫煮碗面给自己吃行不行啊?" "反正她提醒我注意一下你,说你有可能会跟我争古天乐。咱们可把丑话放前面,是我先看上他的,你要下手也别找我看上的,行吗?就算看在咱们认识一场的分上,你可千万别对他有任何的想法。我也知道你找大师算了一卦,大师要你找个什么样的,但是天下属蛇的,九月巳时出生的男人有千万,你随便看上哪个我都尽力帮你搞定,就是这古天乐别跟我争,行吗?" 夏洛洛的一番话说得游慕冰哑口无言,她不由得暗暗地心凉了一下,看来跟那些懂得方术的人在一起是根本不可能有秘密的。她甚至突然觉得,夏洛洛对她的行踪了如指掌,也是拜钟真所赐,这一想法令她又生气又生恨,她觉得钟真太过分,而夏洛洛又总是表现出来与她的身份和年龄不相称的幼稚,令游慕冰哭笑不得,不过自己动的那点心思被人当面揭穿真是太尴尬的事了。怪不得夏洛洛像保护神龛似地保卫着帅哥古天乐,连面都不允许她见一下,更连真名都不跟她提一句,真是个复杂的单纯之人。说她单纯,她非要搞出这些琐事的复杂事来,说她复杂,她做的事又着实很孩子气,看来自己以前对夏洛洛单纯的印象应该有所改观了。 游慕冰说:"放心吧,我答应你,即使他再符合我的条件,我也绝不对你看上的男人动心,行了吧?" "真的?哈哈,那我就放心了。你可别怪我,我实在太喜欢他了。他让我找到了爱情的感觉,我觉得我愿意为他付出一切。" 游慕冰在电话这边轻撇了一下嘴,心想,你见谁不打算付出一切啊,谁对你付出的一切感兴趣?而且,跟夏洛洛争男人,游慕冰感觉自己绝对不会做出这样跌份可笑之事,更大的一种可能是,那个帅哥主动爱上自己,那可不能怨我! 暗暗地发完了狠,游慕冰却觉得自己也没什么勇气面对那么帅的帅哥,她也知道自己渐渐爬上脸的皱纹,虽然还藏在她娇小玲珑的外表里。她现在唯一的愿望就是能够保住饭碗,其他的事情真的是太不重要了。游慕冰一向不相信感情,倒不是说她多么开脱,而是人的注意力,只能集中在某一个领域,并且她一直坚信,只要她成功了,感情的事自然就来了。至于这种奇怪的想法从何而来,她自己也说不清楚,此刻的她,穿行在城市寂寞的街道上,看着人来人往、车来车往,一股忍不住的辛酸与寂寞涌了上来,将自己牢牢地包围住。 回家之后,游慕冰真的打开电脑查星座,各大门户网站她都看遍了,但是总觉得都是些没什么用的东西,只看那些也没法让她学到东西,难道靠死记硬背?问题是即使她把星座倒背如流,但如何判断一个人什么星座呢?还有那个什么宫、什么相是什么意思啊?……游慕冰觉得昏昏沉沉,现在她觉得虽然看到了一点点光明的前途但仍旧布满了荆棘,她把这一切都归结为自己没遇到真命天子前的磨难,这真命天子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出现呢? 按捺不住心情的烦躁,游慕冰给林君拨通了电话,已经十点多了,不知道她睡没睡。 "喂?林君,是我,游慕冰,你睡觉了吗?" "没呢!你也还没睡,我刚做完面膜,准备喝杯牛奶睡觉呢。" "你活得可真仔细。我睡不着,心情不好,想找你说会儿话。" "怪不得你皮肤那么差呢,知道吗?女人一定要在晚上11点到1点之间进入睡眠状态,这叫睡美容觉。而且,这时候你的身体是在造血状态的,如果不睡觉血造不好,那么新陈代谢就会差,容易衰老的。" "你都快成美容专家了!" "没办法啊,岁月不饶人,如果不好好保养就老得快。你还记得王欢吗?就是比咱们低一届的那个女孩,当年多风骚啊,那么多男的追求她。后来据说嫁得一点都不好,那个男人没什么钱,还整天赌博,乱搞女人。上个月我参加了一次同学聚会,结果都没认出她来,你知道她现在什么样吗?抱着个孩子,头发乱七八糟地散着,眼皮耷拉着,脸是浮肿的,身材完全走了样,不夸张地说,如果她走在街上,你要是突然遇到她,绝对以为她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 "那么夸张?她比我们都小啊。" "是啊,我估计她也就二十七八岁,但是已经变成老妇女了,邋遢、疲惫,一看就是生活诸多不如意所折磨出来的苦相。真不知道当年那帮为了追她发狂的男人们看到她现在这副样子会怎么想。"林君的声音里明显地带了一种幸灾乐祸的快乐,游慕冰听了之后并没有觉得有趣,只是觉得一种从心底里升起来的悲凉感。似乎在一夜之间,她们这一批人的生命底牌就被一一地揭开了,有的人看到了辉煌,有的人看到了悲伤,有的人还没有来得及体会年轻是怎么回事就老了,有的人虽然努力保持年轻却显得那么力不从心,谁的人生是令人满意的呢?游慕冰突然觉得想哭,但是又找不到什么理由,自己的脆弱也在此时此刻共同取笑一个美女毁灭的话题中显得那么不合时宜,她有一刻恍惚觉得自己是不是有点太急功近利,可是在这个社会上生存,除了为自己无限地打算,还能做什么呢? "游慕冰,咱们去报个班健身吧?可以认识很多帅哥教练,又可以锻炼身体保持身材。我打听过了,年卡现在可以打六折,才五六千块,划算吧?" "我恐怕没有时间,现在我一同事又做了一档节目,以后可能每天凌晨都要做节目,白天还要开会。" "你干吗把自己搞得那么忙呢?跟个女强人似的有什么好?男人都被你吓跑了!真想不通,对了,你那个真命天子找得怎么样了?" "我正想问你呢,你帮我问了吗?" "这几天忙着去美容院,还没来得及呢,不过别着急,明天我帮你问。你也别守株待兔,去网上什么星座之缘聊天室看看。不行了,十一点了,我得睡觉了,你开心点啊,明天我打电话给你。"没等游慕冰说什么,林君就急忙地挂掉了电话,去睡她的青春美容觉去了。游慕冰笑了笑,又回到了电脑旁边,进了一个聊天室,取了一个"飞毛腿"的网名,然后漫无边际地看着一屏一屏的字走动,呆呆地发愣。 这时候,一个名叫"火焰山"的ID突然蹦了出来,悄悄话对游慕冰说,你,男还是女? 游慕冰懒懒地回答:女—— 多大了?住哪里?漂亮吗?视频吗? 游慕冰被这一系列话问得目瞪口呆。平时她很少上网,除了有时候要查一些专业资料。以前也进过聊天室,因为自己打字比较慢而觉得眼花缭乱,不得不退出了。今天实在无聊,也是想利用各种渠道尽快找到自己的真命天子。突然想起了前几年流行的网络小说《第一次亲密接触》,她打算把自己搞成轻舞飞扬的形象。但是她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在磨磨蹭蹭的当口,对方又说了一堆话。 ——你怎么不说话?你是不是男人?你在欺骗我吧?要不你就是难看的女人?你是北京人吗?你在哪里上班?你怎么还不说话? 游慕冰被这一连串的问话搞得头昏脑胀,但是由于打字速度太慢,脑子也跟着慢了下来,看来只有上了播音台,她才能够充分发挥自己的优势,有时候她感觉自己说话连脑子都不用就能轻松自如。这也许就是职业习惯,她后来又一想,如果她离开了主持行业,岂不是像一只手足无措的流浪狗一样命运未卜?那该多可怜,甚至比那个被林君看不起的王欢还可怜,不!她绝不允许自己沦落到那样的田地,只要她的真命天子出现了,一切就都解决了!游慕冰鼓起了勇气,打下了下面的话—— 对不起,请问你是属蛇的吗?—— 你怎么知道我是属蛇的? 宾果,这不是做梦吧?游慕冰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么快就遇到了她的真命天子?不行,光属蛇还不行,还要其他几个条件都符合才OK!她赶快又打上了一句话——没骗我吧?真的?—— 不骗你,骗你干吗?属蛇的怎么说?—— 那你是阴历九月份生的吗?—— 对啊,你是算命的吗?你怎么会知道我的生日? 游慕冰忍不住哈哈地大笑起来,她突然感觉这一切都是天意,都是注定的,如果不是她那么百无聊赖,怎么会突然想起上网,即使上了网怎么又会那么巧合地遇到电脑那边的那个陌生人?而这个陌生人,正是自己要找的?不,还有最后一项要问清楚再说。 游慕冰屏住呼吸,小心翼翼地问——你是上午巳时生的? 那边连续打了几个大叹号说——你究竟是谁???我们是不是认识??你怎么会知道我的生日?? 原来,幸福来得如此简单,如此容易,游慕冰恨不得掉下眼泪了,她激动地说——我找了你好久了—— 不会吧?你到底是谁啊,这么神神鬼鬼的?这可是大半夜?难道我真遇到鬼了?—— 你的电话是多少,我打字太慢,说不明白,我们电话里说—— 你可真够奔放的,可是我还不知道你是男是女,是人是鬼,怎么敢给你电话号码?—— 放心吧,要不我告诉你我的号码,你给我打过来—— 那,好吧,你说吧。 游慕冰把自己的电话号码留在了屏幕上,很快电话就打来了,游慕冰无比激动地接了电话,那边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听上去很年轻。 游慕冰清了清嗓子说:"你好,真不好意思,我打字实在太慢了。" "你的声音怎么这么好听?"那边有点惊讶。 "我想问一下,你真的是1977年阴历9月上午巳时生的?"游慕冰来不及客套,直入主题地说。 "你说什么?1977?你有没有搞错?我是1989年出生的!"电话那边叫了起来,显然对自己被定义为一个30岁的老男人感觉到极其不满。 游慕冰听了这句话几乎当场昏倒过去,她说:"那你说什么属蛇的?" "大姐,1989年是属蛇的啊!" "天啊,你怎么那么小?" "谁小啊?我过完生日都18了!" "太无聊了!好了,就这样吧!" "你什么意思啊,是你猜出了我的生日,非要我打电话给你,现在你又突然说我无聊?你是不是有毛病啊? 游慕冰只觉得满头冒了金星,赶快把电话挂了,埋进枕头里睡觉了。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管家婆论坛开奖结果现场直播发布于其他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疯狂女主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