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近邻

2019-11-23 05:14 来源:未知

~v1~我就这样坐着他们的车,被绑架了……我不要跟着姜习竣走,我美丽的黄昏,我美好的夜晚都会泡汤的。我这个没人疼爱的孩子太可怜了,姜习俊用他温柔的声音把全家都给蛊惑了,他告诉他们我不回家了,跟他在一起,老妈居然什么都不问,还说放心!丝毫不问我将在哪里过夜,只问他什么时候回家跟他们团聚,到底谁是她的亲人啊!而事实上我的夜晚逼我想像得更悲惨……此时此刻,全世界最悲惨的人就是赵玉玲——我是真的真的这么觉得!瞧瞧,豪华公寓宽敞明亮的大厅内,三位少爷各有各的享受。姜习竣耳朵里塞着MD,半垂着眼睛窝在沙发里看漫画。李善彬盘腿坐在地上对着电视打电动。赵佑言躲进厨房,不知道在鼓捣什么东西开胃。可我呢?被迫坐在大厅的中心,在他们严密监督下背英语单词。ㄩ╊ㄩ枯燥乏味的英语单词跟我井水不犯河水,从来都是谁也不认识谁,看着看着我就困了……~zZ‘啪!‘,姜习竣手里的杂志狠狠地投掷在我的后脑勺上。我猛得一惊,飞快拿起英语书——‘Oneshouldloveanimals.‘‘Oneshouldloveanimals.‘‘Oneshouldloveanimals.‘……我机械地重复念诵。‘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姜习竣在背后冷冷地问。糟了!是什么意思来着,我顿时冷汗连连,语无伦次——‘嗯……意思是,意思是,嗯,那个,一只……需要……那个……爱的动,动物……‘姜习竣闷不啃声,不过我听见他坐起来了,呜……好可怕!打游戏打得不亦乐乎的李善彬突然不屑地回过头来:‘白痴,意思是每个人都应该热爱动物!‘‘对,对对,就是那个意思,每个人都应该热爱动物,因为它们很好吃嘛,哈哈!哈哈!‘我的冷笑话得到了少爷们的一致白眼。‘继续。‘姜习竣不动声色地命令道。‘哦!‘T___T有了教训,这次我要挑看起来简单的念。嗯,就这个吧!‘Moneyisnoteverything.‘‘什么意思?‘姜习竣果然又开口问道。这句话我跟莹美课后详细讨论过,自然是手到擒来啦!只听我清了清嗓子,昂首挺胸地解释道:‘钞票不是万能的!‘‘嗯,继续。‘我总算让他满意了一回。呼!好险,过了一关耶!多亏莹美了,当时我们对这句话共同的理解是‘钞票不是万能的,有时还需要信用卡‘,哈哈哈哈哈哈……‘Yourfuturedependsonyourdreams.‘惨了,一时得意忘形,挑了这么复杂的一句。我顿时垮下脸来。‘这句话的意思是,现在的梦想决定着你的将来。‘姜习竣淡淡地向我解释道。汗!他也太了解我了,知道我一定翻译不出这句话。李善彬尖声尖气地接道:‘Sogotosleep.‘(所以还是再睡一会吧。)‘哈哈哈哈,接得好接得好!‘我笑得直差满地打滚,没想到这小子还挺有一套的。现在的梦想决定着你的将来,所以还是再睡一会吧!这句话简直说到我的心坎上去了。我多想抛下英语书,痛痛快快地睡个天翻地覆啊!不过,姜习竣就不象我这么懂得欣赏李善彬的‘幽默感‘了。‘把电视关掉。‘他立即开始打击报复!‘ ̄□ ̄||不要!我好不容易打到第七关了,还有两关,还有两关就可以打老妖怪了!‘‘关掉,马上。‘李善彬简直就快要泪洒当场。‘习竣,我错了还不行吗?别这样,我再也不插嘴了!‘‘不行,你打电动的声音太吵,会影响赵玉玲温习。‘姜习竣丝毫不为所动。‘我不会影响她的啦,不是早就把电动的音乐关掉了吗?求求你了习竣!‘李善彬哭丧着脸挣扎哀求,真是见者伤心,闻者落泪。可惜姜习竣是个超级冷血的。他趿拉着拖鞋向电源走去。李善彬象个怨妇一般扑上去抱住姜习竣的脚,姜习竣毫不费力地拖着他就象拖只小狗小猫,一把将电视机插头拔了下来。李善彬一声尖叫,如同泄了气的皮球,顿时萎缩在了墙角之中。姜习竣看也不看他一眼,直接走过来坐到我的面前。看来下个受害者一定就是我了。不等他开口,我先下手为强,突得跳了起来。‘报告,我要上厕所!‘姜习竣皱皱眉头:‘5分钟。‘‘哦!‘~v2~我拔腿向客厅外冲去。咦!好香!我的脚步停在赵佑言的身后,垂涎三尺地向他凑过去。‘请问你在吃什么?‘赵佑言转过身来,我一眼望见——‘炸豆腐干!‘‘想吃吗?^o^‘‘嗯嗯,很想很想。‘‘那我分给你几块吧。‘‘真的可以吗?‘‘当然了,我炸了很多,想吃多少都行!‘他弯身从柜子里找出一个碗,挑了5块最大的豆腐干,还细心地沾了辣酱:‘尝尝。‘吧唧吧唧吧唧吧唧!‘好吃!比我妈妈炸得好吃多了。‘瞧瞧!这才是最佳男友典范啊!既温柔,又体贴,厨艺也好!呜……可惜,ㄩ╊ㄩ看来我注定没这么好命,能够拥有如此优质的男朋友!‘那你多吃点吧。‘赵佑言很大方地说着。‘真的真的太好吃了!谁要是做了你的女朋友一定超幸福的,吧唧吧唧吧唧吧唧……嗯,最少不会象我这么惨!‘‘呵呵,其实做习竣的女朋友也是件很幸福的事情,你慢慢就会知道的。‘赵佑言靠着炉灶台若有所思地说。我吃得津津有味,最后干脆象位乡下大婶,蹲在地上狼吞虎咽。‘吧唧吧唧……幸福什么的就算了吧,跟他在一起啊?只要能保住条小命,我就谢天谢地了!‘‘你的小命,我看很难保得住呢。‘不会吧?一抬眼,姜习竣如撒旦降临般耸立在我的面前,投射下的阴影将我遮掩的渺小不堪。这衰鬼,让我稍微的享受一下会死吗?我得赶快吃。‘快点给我站起来,你是畜生吗?这么吃东西!‘‘吧唧吧唧,你骂我什么?‘我吃得快,但也不忘回嘴挽回自己的尊严。‘别吃了!‘姜习竣冲我吼。‘只剩一块了!‘我赶紧再加急速度。‘该死!‘姜习竣的手一把伸过来,将我手中的碗抢了过去。有句话怎么说来着?‘老虎嘴里拔牙‘,姜习竣你这臭小子,不知道从赵玉玲手口中抢食物也是一样危险的事情吗?我这个人什么都可以忍受,只有一点,千万不要在我享受美食或者睡得正香的时候跟我捣乱,这绝对是禁忌,很容易令我失去理智的!这不,我一个狼跃向姜习竣扑去。‘你疯了吗?‘姜习竣没想到我的反应这么强烈,眉眼间都是惊讶,只慢了一拍,我的爪子已然在他胸前划过。碗重新回到我的手上,我立即将最后的一块豆腐干填进了嘴里。呵呵!ㄒ?ㄑy我心满意足地打了个饱嗝,正打算拍拍肚子,却猛然发现手上什么东西亮晶晶地闪了闪。 ̄□ ̄||扣子!我竟然斗胆扯下了姜习竣衬衫上的扣子!不用怀疑,姜习竣此刻的表情绝对可以用青一阵,红一阵来形容。怎么办?!!ㄩ╊ㄩ‘今天你死定了!‘姜习竣一声怒吼。‘对不起!‘我90度一鞠躬,姜习竣举起随手拿着的抱枕就扔向我刚才直立的地方。‘哇啊!‘他真的动手了!我飞身一步躲到了赵佑言身后。‘你给我出来,我们谈谈。‘姜习竣皮笑肉不笑地哄我出去给他打。我使劲摇摇头,坚定立场,绝不动摇。‘这件事总要解决的,你不会以为可以躲一辈子吧?‘姜习竣‘循循善诱‘。‘T___T你现在是不是一定要揍我一顿才甘心?‘我试探着问。‘哈哈,那当然了。‘姜习竣嘴上笑了两声,眼睛里的火却越烧越旺。呜……我猛扯赵佑言的袖子:‘拜托,快帮我说两句好话!‘‘呵呵,呵呵,大家冷静冷静。要不我再多炸几块豆腐干给你们吃,大家边吃边谈怎么样?‘汗!现在这是豆腐干能解决的问题吗?看来求人不如求己,我颤巍巍地从赵佑言身后探出头去。‘那个,你的衬衫扣子,我帮你缝……‘话一出口,不知道是不是光线作祟,姜习竣眼中,什么东西闪了闪。他扬起的拳头停在半空,声音突然变得低低沉沉。‘你……会……缝纽扣?‘~v3~姜习竣坐在沙发上,眼睛紧紧盯着我的一举一动。我半跪在他面前穿针引线。怎么这么别扭啊?‘喂,你就不能脱下来给我缝吗?‘‘不要。‘‘为什么不要?这样很不方便的!‘‘快点缝,要是缝的难看你就死定了!‘我的额头立即挨了他的‘弹指神功‘。‘好了,这不就缝好了吗?‘真是的,一颗扣子而已,他也未免太看不起我了吧?要知道我可是10岁的时候就会织毛衣,天生的贤妻良母,缝扣子还不是小菜一碟!‘好了!‘糟糕!‘你家里有剪刀吗?‘‘干什么?‘姜习竣疑惑地回答,‘刚才佑言好像拿去了,说要到楼下剪些花回来插!‘还有这闲情逸致呀!不愧是有钱人家的孩子,呵呵!‘你傻笑什么?‘姜习竣不悦地皱起眉。‘没,没什么。‘ㄒ_ㄑ‘你到底算缝好了没有啊?‘这小子性子不是普通的急。‘好了,好了。‘姜习竣象催命似的,看来只能用绝招了。我低下头试图用牙将线头咬断。姜习竣却象见了鬼,突然向后退去。‘别动!‘我一把抓住他,迅速完成收尾工作。大功告成!ㄒ?ㄑy‘搞定!保证比原版缝的还要牢靠!验收一下吧!‘我跳起来,却因为跪得太久,腿一麻,姜习竣稳稳扶住我。难道暖气打得太高了?姜习竣的脸白里透红,粉嫩粉嫩的,让人看了恨不得——狠狠捏一把。呵呵,不过我可不会用自己的命去实践。‘谢谢。‘我站直身子,单脚落地跳个不停。‘你这是抽筋还是缺钙?‘死没良心的小子又开始冷嘲热讽了。我翻了几个超级无敌大白眼奉送他,也不想想我这是因为谁。‘不过……‘姜习竣目光闪烁,‘没想到你这样的人会随身携带针线包。‘‘少瞧不起人。‘我掰着指头算给他听:‘煮饭,料理,洗衣服,打扫房间,编织,采购,换煤气,带小孩,没有本姑娘不擅长的,说句自大的话,就算现在立即嫁人都不成问题。‘姜习竣懒懒靠在沙发上,抱着靠枕盯着我看:‘这么说,娶了你,就连厨师,保姆,钟点工一起娶回家了?‘‘呵呵!这下你知道我的价值了吧?‘我不由得得意洋洋。‘嗯。‘他竟然点点头,‘如果真是这样,我就考虑看看吧。‘啊?虾米?‘跟你有什么关系啊?‘‘你是我的女朋友,最高几率当然是嫁给我了。‘姜习竣大言不惭地说。我呼得瞪大眼睛:‘你这是在求婚吗?‘‘白痴。‘他扬起一边唇角,‘只不过将你列入我未来妻子1000名候选人的最后一位罢了。‘又是最后一名?我怎么老跟最后一名扯上关系啊?!!T_T我立即猛拍胸脯:‘好险,幸亏如此,抱着跟你结婚的念头入睡的话,我晚上一定会做噩梦的。‘我朝姜习竣做个大大的鬼脸,姜习竣隐隐忍着笑。切!也不看看现在是谁缠着谁,你保佑自己千万不要被我隐藏的魅力吸引,臭小子,你要是一不小心爱上我,那可是注定要心碎而死的!‘好了,去做我放在桌上的几何题库。‘姜习竣突然收起笑,翻脸比翻书还快。‘什么?还要做几何题库!我刚刚已经背了整整两页英语单词了!‘我惊叫道。姜习竣指着墙上的时钟:‘现在是晚上八点,一直到十二点结束,两个小时做几何题库,两个小时背文言文,快点!不然晚上又要熬通宵了哦!‘呜……我凄凄惨惨,哀哀切切地沉浸在五花八门,多姿多彩的题海中。姜习竣这回也没有一个人独自享受漫画和MD,他跑过来坐在我的对面,趴在桌上一动不动。就算对我再不放心,监视到这种程度也太过分了吧?我就不信他会有这么坚定的毅力和耐心,等他累了,自然就会乖乖走开,到时候就是我偷懒的时候了。我想到自己包包里藏的武侠小说,一颗不安分的心不由得蠢蠢欲动。~v4~结果是——ㄩ╊ㄩ我再次低估了姜习竣的魔鬼耐力。因为我反复解不出姜习竣口中初中生都会做的几何题,也背不出姜习竣倒背都可以如流的文言文,所以这一紧急奋战,就又到了临晨三点。赵佑言和李善彬在沙发上睡得口水横流。奇怪的是,姜习竣眼睛一眨不眨,别说走开,他的视线从头到尾就没离开过我的脸。-_-^当然,我可不会以为那是什么深情凝视,一晚上他骂我笨蛋的次数,比我一辈子听过的还要多!‘迟到了啦!‘七点半,我顶着泡芙眼,拎着书包飞速向玄关跑去。三个少爷正在卫生间集体刷牙。姜习竣探出头来:‘喂,洗个脸,吃了早饭再走。‘‘不行,今天第一节是我们班主任的课,迟到我稳死的!‘‘你不听我的话也是稳死的!‘呜……我上辈子欠你的到底几辈子才还的清啊?姜习竣放下毛巾,走到客厅中心,在我的瞪视下,刷得将套头睡衣脱了下来,抓了件雪白的衬衫慢悠悠地穿起来。 ̄□ ̄||他到底当不当我是女人啊?!!‘看什么?快点吃饭呀!‘桌上摆着面包和牛奶。这家伙到底是什么体质啊?睡得比我晚,起的比我早,却一个哈欠也不打,脸色白皙粉嫩得象能捏出水来。还准备了早餐,真是奇怪的人。‘可是……我会迟到……‘我还在犹豫。‘等一下我骑机车送你。‘他淡淡地说。‘真的?‘他会这么好!‘嗯,快吃。‘总在很偶然的瞬间,我会觉得姜习竣这个人其实还挺不错。我考虑片刻,终于在餐桌前坐下,毕竟食物对我的诱惑可是巨不可挡的。一瞥眼,姜习竣修长的手指竟然准备脱裤子了。‘哇啊啊!等,等一下!‘我猛地捂住眼睛。‘扑兹——‘他竟然笑了。我紧张兮兮地从指缝中望出去。他一脸调侃:‘跟你开个玩笑。‘说完就跑到另一个房间去了。开玩笑?姜习竣你小子什么时候也喜欢开这种带颜色的玩笑了?好歹注意点身份,怎么说也是风间里的老大,架也没见你认真打过一场,你在我心中的形象,唉!已经崩塌了!彻底的崩塌了!该死!脸上烫烫的,为这种人,值吗?赵佑言和李善彬从卫生间走出来,背着书包,神采飞扬,整装待发。‘玉玲,我们先走一步了!‘两个小子感情很好地搭着肩膀,跟我摆手。‘耶?你们不吃早饭吗?习竣准备了早饭!‘我好心提醒他们。李善彬突然向我翻了个白眼:‘你这是在炫耀吗?习骏只准备了你那份,哪有为我们准备啊?呜……重色轻友!习竣伤透人家的心了!‘呃——真的!姜习竣只准备了一份早餐!这家伙!干嘛这么小气啊?要准备就连大家的一起准备嘛!真是!但是……呵呵!为什么我竟然很想偷笑呢?‘吃,吃,吃,变成大肥猪!看习竣还要不要你!‘李善彬突然怪腔怪调地哼道。这个爱吃醋的家伙!竟敢咒我变大肥猪!佑言立即替我敲了他的头,向我抱歉地笑笑,拉着那个满脸不忿的家伙出门了。哼!李善彬!今天看在有姜习竣准备的早饭的份上,放你一条生路。以后想活久一点,就少惹我!我坐在餐桌前,想着这是姜习竣为我一个人特别准备的早餐。一点一点品尝着牛奶,吃着面包,明明是很平常的食物,竟然有一种甜甜蜜蜜的感觉。*^_^*窗外晴空万里,我突然心情很好地想要吹吹风,端着牛奶走到了窗边,悠然远眺。说起来,昨天他们三个少爷要带我到‘习竣那里‘的时候,我还真的紧张了一把。象姜习竣这么傲气十足的人,总觉得一定有对很严肃古板的父母亲大人,可是他竟然是——独居的。18岁一个屁大的男生,自己租了间三室厅的公寓,房间里一尘不染,家用电器怎么豪华怎么来,这种场景不由得让我联想到电视里豪门家族的许多麻烦事,-,,-还有酒吧那一晚,姜习竣悲切的表情,那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呀?我是不是应该问问他?可是,如果他想说的话,自然会跟我说吧。总觉得不想主动探听令他悲伤的事,因为不想揭他的伤疤。还是顺其自然的好!恩,对……我深吸口新鲜的空气,探头向下望去,十八层,我从没有在这么高的地方看过这个世界。一切都小得不真实,挺没有安全感的,还是脚踏实地的感觉好啊!‘喂!‘领子从后面被人拎起,姜习竣皱着眉把我拽到身边,‘想自杀到别的地方去,我可不想为你收尸。‘气死我了!‘你这个人总这样吗?话怎么难听怎么说!‘姜习竣瞪我一眼:‘不是说要迟到了吗?还不快走。‘‘哦!对哦!快点快点!‘一急起来,我放下喝光的牛奶瓶,想也不想拉着姜习竣的手就跑出门,到了门口,姜习竣停下来。‘等一下,我锁门。‘‘好,你快点。‘我烦躁地应了一声,却见姜习竣一只手不怎么灵巧地掏出钥匙。咦?他的动作看起来挺笨拙的,我这才发现他另一只手被我‘占据‘着。我想把手抽回来,他却反握得更紧了。‘走吧。‘他拖着我。公寓底下停着辆颜色鲜艳,酷得逼人,一看就非常张扬的机车。姜习竣甩手把头盔抛给我。坐在他的身后,我的麻烦又来了。现在这种情况下,我是不是应该抱着姜习竣的腰呢?我从没被男生骑着机车载过,只知道电视里都是这么演的,女主角温柔的,紧紧地抱着男主角的腰身,机车在公路上狂飙。说实话,我不敢耶!姜习竣可不是普通人,要是我抱着他,他拒绝我,又朝我大喊大叫,那我这张脸往哪搁呀?可是揪着他的衣角,也不知道他的速度快不快,万一摔下来,那可不是好玩的。正犹豫间,姜习竣微微侧过头。‘抱紧一点。‘‘抱你的腰吗?‘我必须确定。‘废话,不然你想抱哪里?‘-_-^‘哦……‘我轻环上他的腰,但是努力不跟他接触,身体更是特意隔开两指距离。‘你是白痴吗?这样很危险,会死的!‘‘没关系……‘-,,-‘什么没关系?‘‘可是……‘‘别害羞,没事的。抱紧了‘姜习竣突然放轻声音,像安慰我似的,态度难得放得很柔和。我不是害羞,只是顾虑面子。所以既然他都这么说了,我还矜持个什么劲啊?主要是他不觉得自己吃亏就行。我眼一闭,紧紧从后面抱住他。机车‘嗖‘地向前驶去。呵呵!我偷眼瞧了瞧,这家伙飙车的样子,还真是酷毙了呢!ㄒ?ㄑ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管家婆论坛开奖结果现场直播发布于其他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幸福近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