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妆联谊你死定了

2019-11-23 05:14 来源:未知

~v1~如果这只是场噩梦的话。在新的一天来临时,但愿一切已恢复正常。我在心里祈祷着,满怀热情和期待地睁开酸痛的眼睛。‘白痴,快起来,迟到了!‘呜……我受到很强烈的刺激,姜习竣堪与声优媲美的声音对我来说不亚于地雷爆破。我翻个身,把头藏进被子里,我不想看到他的脸啦!‘砰砰砰砰砰……‘姜习竣蹲在我的床头,用筷子拼命敲碗,平常这种事情都是由我老弟来做的,还真是委屈他了!‘我今天不上学!‘‘你想死吗?‘被这恶魔缠上,我早就注定要红颜薄命了啦!我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娇柔萦弱。‘我……生病了……‘‘生什么病?‘姜习竣不耐烦地问道,并开始用力拽我的被子。‘哎呀!你别拽呀!人家来,来那个了……‘‘那个是哪个?‘他不依不挠。‘就是那个,那个,来老朋友了嘛!‘呜!反正此刻只要能让我一睡不起,什么话我都说得出口!‘一会生病,一会来朋友,你当我白痴啊?‘汗!竟然能接出这么句话,还不承认自己是白痴!被子被一把掀开的同时,我翻身从床上坐了起来,怒气冲冲地瞪着眼前清俊的脸。窗外的阳光照耀着他明媚幽邃的眸子,皮肤显得越发白皙,微薄的嘴唇微微张合,突然——‘扑哧!——‘又来了!又来了!这次我到底做了什么,再次博得姜大帅哥的嘲笑?‘一个女人竟然能把自己搞成你现在这样,也真是不容易。‘姜习竣停住笑,皱起眉像是喃喃自语,‘事情远比我想象得还要糟糕,到底从哪里下手好呢?‘‘下手?‘对谁下手!我吗?ㄩ╊ㄩ姜习竣也不理我,独自沉默了一会,突然问:‘有去死皮霜吗?‘‘那是什么?‘我疑惑地问。他的眼中充满了对我的轻蔑。‘那面膜呢,面膜总有吧?‘‘有啊!‘这个我听过,嘿嘿!‘在哪里?‘‘在百货商店的柜台里,哈哈哈哈……呵,呵呵……呵……‘这家伙一点都开不起玩笑,杀气腾腾的眼神立即让我老老实实地闭上了嘴巴。‘去刷牙洗脸,快点!‘在姜习竣恶声恶气的催促声中,我跳下床往卫生间跑。经过爸爸妈妈,奶奶,小岛的房间,我一一推开门,他们全都出去了。这么说现在家里只有我和姜习竣了?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他们还真放心呀!万一……我赶紧摇头,呵呵,别傻了。凭我这个黄毛丫头跟姜习竣站在一起,谁对谁更容易产生幻想一望即知,这点自知之明我还是有的。真是,心情更阴郁了!我走进卫生间,这时简直连想死的心都有了。镜子里呈现出我的尊容,头发呈爆炸式散乱纠结成一团,脸上点点青春疙瘩豆,闪着鲜红的光芒,一眼血丝,呜……可怕的黑眼圈!这些全都是拜姜习竣所赐,本姑娘爱吃爱睡,连中考也没有熬过夜,可是昨天晚上在姜习竣的逼迫下,饿着肚子做考卷,直到天蒙蒙亮起才得以睡下,算起来连2小时都没有睡满。可怜啊!这样下去我一定会暴毙,不行,绝对不行,我还年轻,还有好日子要过呢……‘砰‘——卫生间的门被一脚踹开。‘你怎么这么久?‘姜习竣一脸不耐烦地探进来。我迅速转身向他吼:‘你看看,你看看我的脸!‘‘我刚才已经看到了,丑八怪!‘他冷冷地说。呜……可恶!‘我昨天还不是这样的,在昨晚之前,我脸上一颗痘痘也没有!都是你的错,你把我害成这样!‘姜习竣寒着脸,明显得不高兴起来。切!只有你会瞪眼睛吗?今天我就跟你决一胜负!‘你说这些话像样吗?‘他幽幽开口。‘难道我说错了吗?‘姜习竣上前一步,环臂靠在卫生间的墙上,漠然地看着镜子中的我:‘昨天晚上难道只有你一个人没睡吗?‘‘……‘他这么一说,对,对了……‘那我算什么,嗯?临晨四点,你摇摇晃晃回房间的时候,我在干什么呢?‘那时候,他,他在……我的脸顿时热了起来。我清晰地记得,当时他正埋头帮我批试卷……姜习竣不愠不火地伸出手,一把抖开我昨晚做的卷子,赫然印入我眼帘的,是一个大大的32分。‘可是这个就是你给我的报答,用你的猪脑子好好反省一下吧!‘姜习竣转身‘啪‘地摔门离去。我怔怔地愣在那儿,好一会,才如梦初醒走过去拾起卷子,一看之下,心里更是酸酸涩涩的不舒服。满满打着叉叉的试卷上,在我歪七扭八的错误答案旁边,清秀工整的字迹另外填写上了准确的答案,甚至还细细罗列着演算的公式,每一题都是这样。这么说起来,姜习竣肯定一整晚都没有睡了。他一定是做完这套卷子,就直接来喊我起床。呜……羞愧!心里隐隐觉得难受,却又冒出一点点涩涩的甜蜜。从来没有人这样细心对我,更没有人这样重视我的成绩。连我的班主任,妈妈,爸爸都已经对我放弃了。虽然我从不认为读书是人生唯一的道路,对周遭人的态度也甘之如饴。可是,突然有人为我做这么多事,还是……有一丝止不住的感动。姜习竣,你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呀?我怎么承担得起,会折寿!一定会的!我匆匆洗了脸,鼓足勇气推门出去。姜习竣修长的身段立在我的面前,面无表情地看着我。‘那个,我,我,对,对不……‘我想应该向他道歉,他却蓦地递了杯东西过来。牛奶!‘你是非洲人吗?‘这是什么问题啊?‘当然不是了。‘‘那是因为基因突变才长得这么黑吗?‘‘……>╊<‘‘拿着,每天起床,睡觉时一定要喝。‘他把牛奶塞到我手上,‘过来。‘我疑惑地跟在他身后,一直走到妈妈的梳妆台前。‘坐下,不要动。‘‘是。‘我都快变成他的玩偶了,一边喝着牛奶,一边望着他奇怪的举动。姜习竣从妈妈的梳妆台柜子里翻出吹风机,插上电源,修长的手指摘去我绑头发的皮筋,灵巧地拨弄着我的发丝。他看起来十分熟练,像美容院里做发型的大哥似的,唯一的区别是他比他们任何一个都要帅,眉眼间专注认真,魅力四射。在这一瞬间,我真的有种被下了蛊的感觉,或许跟刚才的试卷也有关系,总之突然间,我觉得心潮澎湃,眼前只有姜习竣漆黑的头发和眸子,在我眼前不断地放大,对他的印象也突然有了转变,觉得——他这个人,也许不像我想象中的那么坏。*^_^*‘该死,多久没洗过头了?‘他一如既往地讽刺我,可这一次我却一点也不生气,难道我的脸皮变厚了?姜习竣放下吹风机,低下头皱着眉审视我的头发,明显不满意。‘没办法,下面都开叉了,必须去美容院修一下才行。‘他抬起头来,猛地撞上我透过镜子,痴迷的目光。‘看什么?我是这么值得你深情凝视的好男人吗?‘这是我昨晚对他说的话,现在他反送给我。‘其实,你这个人,有时候……好象还挺不错的。‘我不知不觉把心里的话说了出来。‘哼!‘姜习竣不屑地回应着我的视线,‘你似乎产生什么错觉了吧?现在我们在一起,你这丑样子自己无所谓,我还要面子呢。‘‘呵呵,其实人不能只看外表嘛,内在……‘‘内在?32分的内在?‘他瞥眼笑。呜……看来我还是不要对他抱有期望了,这家伙永远都不会看得起我的!我对他的一丁点好感必须快点夭折,立刻,马上,对!就是现在!我一定要记住,两条平行线是永远不会有交集这个定理,用它来看待我和姜习竣的关系,这样就错不了了!ㄩ╊ㄩ~v2~我踏拉着脑袋,没精打采地走进教室。‘啪!‘——什么东西正中红心地打在我的脑门上。拾起来一看,顿时气得我七窍生烟。这帮丫头竟然又在教室里乱扔卫生巾!似乎女校的学生都喜欢这样,谁来那个结果忘了带必须品,就会扯开嗓子喊:‘谁有卫生巾借一下?‘然后卫生巾便满教室飞舞了。汗!‘这到底是谁的卫生巾呀?快点过来认领一下!‘真是衰透了!把我的头当屁股吗?-_-^看来这帮少女们得赶快交个男朋友才行,不然一个个都要变成没脸没皮的男人婆了!一抹窈窕的身影飞速奔到我的面前,可爱清秀的脸笑成了一朵花。‘玉玲!早上好!‘‘柳莹美,这是你的吗?‘可恶,一见到她此刻粉嫩的面色我就来气,看看我,抗战了一晚上,蓬头垢面的!‘不是,不过既然没人认领就给我吧。‘莹美不管三七二十一将卫生巾塞进制服口袋,拉着我回到桌位。‘玉玲,人家有好多话想跟你说哦!‘‘我想说的话更多,先让我说。‘再不发泄一下我就要疯了!‘不,让我说让我说,我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跟你说!‘‘……-_-^‘这算什么朋友啊?一点心理感应都没有,看不出来我现在是多么需要倾诉吗?‘今天放学后,有集体约会,集体约会哦!哇哈哈哈哈哈……‘‘⊙o⊙什么!集体约会!真的吗?‘天哪,我们已经很久很久没进行过如此有意义的活动了耶!‘嗯!呵呵,昨天和前天我一直在网吧里玩儿,你猜怎么着,我钓上风间里的男生了,听清楚,是风间里的男生哦!‘风间里……如果换了平常,我早就乐疯了。可是此刻我的眼前却晃过一张英俊绝俗、冷若冰霜的脸。不祥的预感……我的耳边还回荡着今天上学前姜习竣恶狠狠的叮嘱——‘放学以后立即回家,迟一分钟你就死定了!‘我生生地打了个寒战。莹美使劲推了推晃神的我:‘玉玲,你怎么了?是不是太高兴,乐傻了?‘我使劲咽口唾沫:‘我,莹美,其实,我……‘‘你怎么一点兴奋的表情都没有!不会是有什么事不能去吧?‘莹美瞪大眼睛,一扬嗓门,‘这回可是跟风间里男生联谊哦!你听清楚了!‘她话音未落,教室里突然像刮起了一阵旋风,一屋子女生像苍蝇一样,嗡地围了上来,我们身边顿时挤得水泄不通。‘跟风间里男生联谊?真的吗!真的吗!‘‘玉玲有事不能去?也就是说多出一个名额了?莹美,带上我!带上我!‘‘切!你算哪根葱呀?莹美,我帮你做一个星期的作业,带我去吧!‘‘凭你的成绩帮莹美做作业?别笑死人了,莹美,你不是一直很喜欢我的袖珍钢笔吗……‘‘哇呀呀呀呀呀……停!‘我从椅子上呼地跳起来,飞身爬上桌子,单手指着天空,豪气万丈:‘我!赵玉玲!决定就算死也要跟风间里可爱的男生们见了面再死!所以你们通通闪一边去!今天我去联谊,是去定了!‘‘切——‘‘切——‘‘切——‘在一片嘘声中,我跳下课桌,斗志昂扬。姜习竣算哪个屁啊?叫他去吃屎吧!那种屁股拽上天、嚣张跋扈的男生一点都不适合我。为了在青春岁月中留下浪漫美好的记忆,风间里的众帅哥们,我就是爬,也要爬到你们面前去!ㄒ?ㄑy~v3~‘莹美,这样真的没问题吗?‘巴士上,我一路不安地拿着小镜子对着脸照来照去。‘不会啊,很好!‘莹美只顾着补唇彩,哪有空理我。‘可是,我觉得……粉好像太厚了,眉毛太浓了,眼影太重了,脸像猴子屁股一样,还有这血盆大口……‘‘喂,你这是在侮辱我的化妆技巧吗?啊!到了,快下来!‘莹美拉着我跳下车,此刻我们还穿着制服呢,怎么都觉得自己像搞援助交际似的——制服诱惑。快餐店门口已经等了3个女生,一见我们就叽叽喳喳围了上来,纷纷急问风间里的男生怎么还没到,是不是有什么变故,生怕到手的熟鸭子突然间飞掉。莹美赶紧安抚她们:‘哎呀!别急嘛,对方可是风间里的男生,据说他们跟外校女生约会,从来不会先到的。有什么办法,这就是品牌效应,人家名号响,自然要耍点大牌了。你们就耐心等等嘛,我保证这点等待肯定是值得的,对不对玉玲,喂!玉玲……‘我现在哪有心情响应她?镜子中我的脸怎么看怎么夸张,难得有机会跟风间里男生集体约会,我不能以这副尊容出现在他们面前啊!不行,得快点去卫生间重新化个淡妆才行!‘对啦,对啦,你说什么都对,不好意思,我去下卫生间……‘不管怎么说,至少我这画得像日本艺妓似的粗旷眉毛,一定得把它擦掉!我嗖地闪进了快餐店。在一双双怪异的目光下,我可以确定,妆果然化过头了,呜……得赶快补救!可是,偏偏洗手间门口竟然排起了长龙。我焦急地向前探望,大约十分钟之后,胜利总算在望。我总算快排到了,呵呵!人群却在这时掀起了小小的骚动,我身前一个女生频频向后张望,眼睛不知什么时候竟然睁成了桃心形,时不时踩我一脚,我瞪她瞪得眼睛酸痛,她却无知无觉。更奇怪的是,周围年轻女孩渐渐地几乎全都加入到她的队伍里去了。难道……有帅哥出现?我迟钝地发现了这一美妙可能,正要回头——‘呜……嗯呀嗯嗯嗯,呜……怎么前面还那么多人呀?‘熟悉的声音令我全身一僵。不会吧,不会这么巧吧!‘李善彬,你给我闭嘴!‘冷冷的喝止声从身后不远处传来。这下我整个人都成了化石。独一无二的魔音丝毫不容我自欺欺人,我完完全全无法逃避。没错,这就是姜习竣习惯性冰冷带刺,并充满威胁感的声音!ㄩ╊ㄩ‘呜……可是,可是人家很急呀!怎么办,习竣?嗯嗯嗯嗯嗯……‘李善彬还真是块活宝,周围的人都在嗤笑他了,他还是旁若无人地哼哼叽叽,怎么一点也不知羞啊?!我缩在人群中,透过前方光亮的墙壁,隐约见到三个修长的身影,惹眼地排在队伍后面……竟然真的是……他们!怎么会这样……‘习竣,你赶时间吗?‘白衬衫看出端倪,关心地问道。‘嗯。‘姜习竣不耐烦的哼了一声。‘家里出事了?‘白衬衫充满担忧地问。‘没有。‘姜习竣回答得毫无感情。‘呼!那就好。‘‘……‘他们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我心急如焚,直觉告诉我,我现在的德行,绝对绝对不能让姜习竣看见!李善彬痛苦的呻吟突然停下来,加入聊天的队伍。‘习竣,你最近几天究竟在忙什么?总是见不到人影,叫你出去玩也总推脱。‘李善彬好象想到什么,尖叫一声,‘啊!难道说你交了新的女朋友?‘我猛得竖起耳朵,哈哈!我真是太可笑了,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啊?可是……我想听他的回答,竟然特别想听他怎么回答。‘嗯嗯。‘姜习竣从鼻子里挤出两个暧昧的音符。o_o嗯嗯是什么意思啊?‘习竣!你真交新女朋友了!真的吗?‘李善彬的语气象受到什么打击似的。‘嗯……‘‘习竣……‘虽然这么做很危险,我还是不受控制地转过头去,正望见姜习竣紧皱的眉。他突然不耐烦地向李善彬喝道:‘是啊,交了新的女朋友!那又怎么样?我的事什么时候轮到你小子来过问了?皮痒吗?!‘李善彬被吓得一个激灵。白衬衫赶紧打圆场:‘习竣,善彬只是担心你……‘‘管好你们自己就行了。‘姜习竣无情地撂下话,又开始看表。他为什么一直看表,应该跟我没有关系吧?呵呵ㄒ╊ㄑ……可是,他说过让我一放学就回家的,难不成他今天又打算到我家去?不会吧,像我如此乏味的人,还可以跑出来集体约会,难道姜习竣的生活就这么无聊吗?打死我都不信!可是事实立即证实了我的猜测,姜习竣拿着手机,声音低沉又温驯。‘阿姨,嗯,我是习竣,请问玉玲回来了吗?……这样啊……好的,我知道了……嗯,我会好好照顾她的……好的……阿姨再见。‘姜习竣跟我妈妈通完电话,眼睛一瞬不瞬望着自己的手机,一张玉面瞬间结成冰霜。我站在远处也不由得打了个冷战,李善彬却一把搂住白衬衫的脖子。‘呜哇……习竣太过分了!他真的又交了女朋友了,佑言你听到了吗?竟然是个名字这么老土的女人,叫玉玲的!呜……‘-_-^李善彬,我叫玉玲还真是对你抱歉了!‘小声点!‘姜习竣作势向李善彬挥挥拳头,止住了他的鬼哭狼嚎,接着又拿起手机,迅速按下号码。说时迟那时快,我的手机突然欢快地唱了起来——‘八品大厦七楼,住的波斯猫,秋天里产那一窝,就是老子我……‘ ̄□ ̄||天要绝我啊!为什么我没有想到,妈妈一定把我的手机号码出卖给他了,他此刻打得正是我的手机啊!那家伙的反应快如闪电,一双锐利的眸子唰地向我射来。我避都来不及避,目光已然与他撞在一起。我们两个都愣住了。李善彬指着我‘啊!‘——地尖叫一声。旁边有人推推我:‘排到你了,还不进去?‘是啊,此刻我唯一能做的就是落荒而逃了。‘赵,玉,玲!‘身后传来一声怒吼,我用卫生间的门‘啪‘得将吼声隔绝在外。上帝保佑我!阿弥陀佛!观世音菩萨,救苦救难,普度众生,玉皇大帝!我的神志完全混乱了!希望他以为自己认错人,快点走掉吧,呜……~v4~可是显然我没有那么幸运。我的手机都快被打暴了。接连响了十分钟,夺命一般,一点喘息的机会都不给我。看来我得孤注一掷了!总不能老死在卫生间里吧?‘喂?‘我颤颤巍巍地接了电话。‘你给我出来!快点!现在!马上!出来!出来!出来!!‘虽然认识姜习竣以来,他总是对我大呼小叫,可是像现在这样震得我头皮发麻的音量,这还是第一次使用呢!我尽量让自己颤抖的声音听起来镇定。‘你在说什么呀?我现在在朋友家里呢,怎么了?‘‘……‘他浓重的喘息声令我惊颤不已。‘砰——‘卫生间的门被人猛地踹了一脚,简直摇摇欲坠。天哪!‘你出不出来?‘姜习竣压抑着声音狠狠地问。‘呵,呵呵,我都说了,我在朋友……‘‘哐——哐——哐哐哐哐哐哐——‘卫生间的门板可怜吧吧地颤抖着,旁边几个在上厕所的女生吓得花容失色,尖叫连连。怎么办?他不是开玩笑的,他是真的打算把女厕所的门给踢翻了!我好害怕呀!‘喂,你在干什么?这位同学,公共场合怎么能这样呢?喂,喂,你还踹?‘门外终于传来制止声。‘习竣,别这样,警卫大叔说得对,我们想别的办法吧!‘白衬衫是永远的好好先生。‘呜……怎么可能,习竣的女朋友怎么可能是那个家伙,你们刚才看到她的脸了吗?呜哇!吓死我了!‘李,善,彬!-_-^‘这位踹厕所门的同学,请你跟叔叔到警卫办公室来一趟,你得写份检讨,态度好一点的话,我就不向你的学校反应了。‘警卫叔叔和善地说道。‘检讨!要我写检讨?你疯了吗!喂,你干什么?别拉我!喂!‘姜习竣愤怒大叫大嚷着。‘这位同学,我作为快餐店的警卫,有责任制止你在这里一切的胡闹行为!你快点跟我走!‘警卫叔叔的口气硬了几分。‘谁胡闹了?里面那个女的我今天一定要杀她!……老头子你再碰我试试……你以为我真的不敢揍你吗?‘大叔啊!你就不要再惹姜习竣了!连在门的另一边的我都已经听出来,他声音里浓厚的火药味……ㄩ╊ㄩ‘大叔相信正义必胜!‘警卫叔叔不屈不扰,正义感十足地说,‘小子你太嚣张了,看来得让你瞧瞧大叔的秘密武器才行!‘秘密武器?那是什么!李善彬的喊叫声立即为我做了解答——‘大叔,您拿电棒出来干什么呀?‘ ̄□ ̄||电棒?‘小子,你玩得太过火了!今天为了女性的尊严,我要代替月亮惩罚你!‘大叔,你动画片看太多了吧?情况实在有够混乱的!‘砰——‘一声巨响。门外突然鸦雀无声,一点动静都没有了。我蓦然呆住,脑子里一片空白!不,不会吧?姜习竣平常拽成那样,竟然一招就被人搞定了吗?我赶紧把耳朵贴在门上。没声音……姜习竣被电棒电到了……意识里只有这个可怕的念头。我一把拉开厕所门的保险,把门推了开来。‘唰唰唰唰——‘道道目光向我射来。姜习竣正在拍袖子上的灰尘。地上四脚朝天地躺着一身绿色警卫制服的中年男人,整个人的姿势就像只煮熟的青蛙。完了!判断失误!我转身闪进厕所,一把甩上门,姜习竣的脚却已经飞踢上来。‘哐啷——‘门板瞬间变了形。我一屁股跌坐在卫生间的地板上,周围传来嗤笑声。我这辈子从没这么丢脸过,呜……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啊!姜习竣居高临下地看着我,就好像我是他杀父夺妻,不共戴天的仇人。‘我,我一定要解释,我绝对,绝对不是来联谊的!‘话一出口,我恨不得撕烂自己的嘴。姜习竣上前一步,抓着我的领口把我拎了起来。他死死地盯着我的脸看,漆黑的眸子因为怒气竟然深到发蓝的地步。他突然迈开脚步。‘等,等一下!这里是女厕所!‘他又猛然停住,依然紧抓着我的衣领,像拎小鸡一样向反方向走。‘姜习竣!你干什么,那里是男厕所耶!——呀啊!‘我话音未落,接踵而来的是男厕所内众叔叔伯伯,大哥小弟们此起彼伏的尖叫声。姜习竣已经把我拎到了洗手台前,一把拧开水龙头,把我的头向下一按,接着水在我的脸上一阵蹂躏。‘姜习竣!呜……咳咳!……好啦,咳,我自己洗啦,你弄疼我了,咳咳咳……‘为什么这个臭小子的力气这么大啊?我简直象案板上的肉,任他宰割嘛!姜习竣使劲地挤着洗手液,通通糊在我的脸上,我这张可是人脸,不是猪皮,而且洗手液里有皂素的啦,人家会皮肤过敏!他一把抬起我的头。猛然撞见他的眸子,微微怔了怔。即使勃发怒气,他的眼睛依然皎洁得令人窒息。晕!现在哪里是品味美貌的时候。姜习竣拉出大把的草纸,擦得我皮肤生疼。‘我一定会揍你的。‘他一边擦拭我的脸,一边气得胡言乱语,‘总有那么一天,你给我小心一点!‘‘对不起……‘‘不要再有下次!‘他朝我吼,‘不管是化妆还是联谊,再被我发现的话,绝对不会再这么客气!‘呜……不可以联谊,那人生还有什么乐趣呀?他也不等我回答,拉了我就走。 ̄? ̄!!他竟然,牵着我的手!这次不是拉扯胳膊或领子,而是轻轻地牵着手。这家伙到底怎么回事啊?因为我化了浓妆而生气,因为我联谊而生气,可是生气之后,却拉着我的手,跟我肩并肩地走在一起。他明明叫我不要产生错觉,可是所做的每一件事,却全部都让我的错觉泛滥成灾。不行!我不能胡思乱想!事实应该是,就算全世界的女人都死光了,他也不会对我有一丁点感觉。他是姜习竣,南环区第一美少年,风间里的王子!我是谁呀?我是圣华女校三年级的恐龙尾巴!所以!停止错觉!立即停止!赵玉玲!这世界上好男人多的是,你命中注定的哪一位,绝对不可能是姜习竣!~v5~站在快餐店的门口,冷风一吹,我发热的脑袋总算恢复了几分清醒。对了,莹美!我是跟她出来联谊的,可是现在也不可能去找她了,看来只能打个电话说声抱歉。不知道她们现在是不是已经跟风间里的男生们在一起了呢?呜……这么好的机会,痛心啊!我低头寻找手机。姜习竣还抓着我的手呢,这叫我怎么拨电话呀?我甩,我甩,我甩甩甩!‘你想死吗?‘姜习竣恼怒的吼声在我耳边爆炸。我缩缩脖子。‘我要打个电话,你暂时先放开我的手行不行?‘‘你这是在命令我吗?‘他皱眉。‘怎么敢呢?我是求你,求你放开我的手!‘我话一出口,脑门上已经被弹了一指。‘呜……‘我痛苦呻吟。一辆黑色跑车停在眼前,白衬衫和李善彬的头从窗户里探了出来。‘习竣,上车!‘姜习竣立即冷酷地对我又推又攘:‘快点上车,回家做作业!‘‘啊?还做!‘我惊叫声未落,姜习竣已经像塞布娃娃一样把我塞进了后车座。奶奶的!这家伙是成心跟我过不去啊!我都说了要打电话,他就偏偏像八爪鱼一样抓着我的手!我死瞪着他。白衬衫专注地开着车,李善彬扭转头看我们,表情变化多端,欲言又止。我抓——也不知道哪根神经搭错了,我使出吃奶的力气反握姜习竣的手,把他的手握得变了形,似乎这样就能解我心头之恨。姜习竣先是一愣,吃惊地看我,然后眼一眯,手上也加重了力道。我们两大眼瞪小眼,使劲地抓握对方的手。李善彬迷惘的眼神总算看出了端倪,突然向白衬衫叫起来:‘佑言,快来看,习竣他们在比手劲呢!‘谁在跟他比手劲,我就是想让他受点皮肉之苦!可是他的力气比我大啊!呜……疼,疼,疼疼疼……姜习竣也来劲了,得意地笑:‘你再求我试试啊,你刚才不是求我放开你的手吗,现在怎么不求了?‘‘做,做梦!士可杀不可辱!‘我的额角有汗滴下来,姜习竣你也算是男人?竟然一点都不让我!‘八品大厦七楼,住的波斯猫,秋天里产那一窝,就是老子我……‘我的救命手机铃声!‘快放手,我要接电话!‘‘你求我啊!‘‘别发神经了!‘‘你求我……‘瞧你这小人得志的嘴脸!‘……好啦好啦好啦,求你求你!‘姜习竣这才哼了一声,把手拿开。我狠狠瞪他一眼,愤愤地按下接听键,顿时魔音灌耳,莹美的尖叫声差点没把我的耳膜掀翻。‘死丫头!你跑到哪去了?我们九个人等你一个人,风间里那帮小子很不高兴,你知不知道啊?‘‘对不起,莹美,我这里有点突发状况。‘我朝姜习竣看了一眼,他正一脸专注地用手帕擦刚刚握过我的手。-_-^臭小子!到底是谁主动牵手的呀?你现在这是什么意思?得了便宜还卖乖!你等着,下次再碰我,看我不把你的手剁了!‘你现在到底在哪里?‘莹美气急败坏地叫道。我赶忙回神:‘在……回家的车上……‘‘你回家了?怎么可能!你是赵玉玲耶,视联谊为人生第一要义的赵玉玲!‘就是啊!我也觉得万分无奈啊!莹美语气一转,语重心长:‘玉玲,你要知道我们已经是高三的学生了,联谊年年有,可是跟风间里的联谊,说不定这是最后的机会,往后你再想跟风间里的男生坐在一起促膝谈心,简直比登天还难……‘-,,-‘可是,可是我身边,现在就坐着一位风间里的男生耶!‘‘什么!?‘‘真的,他正坐在我身边瞪着我呢,你想知道他的名字吗?‘好啦,我承认,我的确是很想炫耀一下!吼!‘你在做梦吗?……‘‘他就是,当当当当——风间里——姜!习!竣!‘‘……‘‘怎么样?‘‘臭丫头,你竟敢耍我!‘莹美愤怒地挂了我的电话。=_=^柳莹美,很快你就会知道自己犯了多大的错误!呵呵!我对着手机猛做鬼脸,一转眼,发现姜习竣正斜靠着车窗,翻我的书包!! ̄□ ̄||‘你干什么?‘我立即伸手去抢,却被他轻松躲过。‘我要你的课程表。‘他头也不抬地说。‘你要我的课程表干什么?喂!你别再翻了!‘真是!这小子也太没有教养了,竟然随便翻女孩子的包包!女孩子的包包里可是有很多隐私的,这他都不知道吗?还是他完全就没把我当成女孩子看待呢?‘怎么搞的,?书包里乱七八糟的,这些都是什么呀?多久没整理过了!真是……‘他完全不理我,专注寻找,最后干脆将书包整个翻过来,顿时杂七杂八的东西全都散落出来。我心脏猛然收缩,一眼见到粉红色的卫生巾落在了最显眼的地方,刺痛了我的眼睛。照理说,我从来不是个心思细腻的女孩,可这一瞬间,我突然感到非常非常介意,非常非常羞耻,所以,更是非常非常的愤怒!‘砰——‘不用怀疑,是的,我赵玉玲毫不犹豫地给了姜习竣一拳,打在他的鼻子上,然后迅速将卫生巾藏到了屁股底下,呜……气死我也!姜习竣大概做梦也没想到我竟敢对他出手,竟然一时愣住了,换成正常反应,他应该已经还手才是。‘我只是要你的课程表,你为什么打人?‘他稍一醒悟,立即捂着鼻子怒吼。李善彬立即插进来:‘习竣,她刚刚把一个红色的东西藏到屁股底下了,一定是情书!‘李善彬!我前世跟你有仇吗?>╊<姜习竣顿时眯起眼睛,向我伸出手:‘给我。‘我使劲摇头。天哪!不行,绝对不行!ㄩ╊ㄩ‘快点,不然我要生气了。‘他紧紧皱眉。‘不是情书,真的不是!‘呜……老天!放过我吧!姜习竣怀疑的神色却更重了:‘拿出来,如果不是见不得人的东西,马上拿出来!‘‘不能拿!‘死都不能拿!‘不要逼我动手。‘‘你要是动手,我恨你,再也不要见到你!‘我忘乎所以地喊道。姜习竣又愣了愣,向我伸出的手僵在半空。正在行使的车猛然停了下来,强烈的冲劲使我们通通回过神。‘佑言,你干什么?车坏了吗!‘李善彬疑惑地叫道。白衬衫一声不吭,推门下车,走到姜习竣那边的窗口,敲了敲玻璃。姜习竣不解地摇下车窗。白衬衫贴近姜习竣的耳朵,轻声地说着什么。姜习竣皱着眉听,突然,目光凝在我的身上:‘你是说她……‘‘就是那样……‘白衬衫打断他,不让他说出会令我更加羞涩的话,‘因为是那种东西,她毕竟是女孩子,所以不好意思拿给你看,你应该理解。‘‘该死,我,我怎么会知道?谁想看那种东西了!‘姜习竣听了白衬衫的话,猛然转过脸去,耳朵竟然红起来。我心惊胆战地看看白衬衫,又看看姜习竣,姜习竣似乎打消逼我交出‘情书‘的念头了。呼!我猛得松了口气!得救了!白衬衫一定是看见了刚才的经过,才在如此关键的时刻救我于水火之中。ㄩ╊ㄩ白衬衫好像叫佑言对吗?‘谢谢你。‘我心存感激地对他说。‘不用客气,快把东西收好吧。‘果然,佑言都看见了。可是奇怪,他看见了,我心里并不觉得十分尴尬。姜习竣突然瞥过眼睛看我,我立即绷着脸瞪向他,态度完全是南极和热带岛屿式的一天一地。我只是一心想着,不能让姜习竣看见,这又是为什么?恩……一定是我特别讨厌他的缘故!对!一定是的!‘嗯,我知道了。‘我赶紧回答,自然又是十分淑女的表情了。佑言回到前座继续开车。突然间我发现,佑言竟然会开车耶!刚才我怎么没感觉,高中三年级,肯定是刚成年就去考驾照了,他们这些有钱人真是超前啊!‘有什么好看的。‘就在我忙着两眼冒星的时候,姜习竣突然在旁边闷闷地插了真是大煞风景!我使劲翻个白眼:‘切!哪里的醋打翻了?好酸呀!‘姜习竣紧抿着嘴唇,竟然没有答腔。奇怪!转性了吗?‘对不起。‘o_o‘你说什么?‘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可是姜习竣刚刚明明说了……在我不可思议的目光中,姜习竣拖着下巴把脸转向窗外,月光撒在他清雅的侧脸上,真正是俊美无比。‘对不起……‘他说完,迅速闭上眼睛假寐。啊哦!天要下红雨了吗?姜习竣竟然会跟我道歉!不过,看他还挺有诚意的样子……‘算了,你也不是故意的。‘我低手整理书包。‘对不起……‘这人怎么没完没了呀?我抬起头来,却撞上李善彬的怪睫毛,微微一愣。李善彬眯着他的大眼睛,可爱地对我眨啊眨,突然扬着嗓门叫起来:‘啊呦!不就是卫生巾吗?比起上次喷鼻血,根本是小菜一碟,你在我们心中的形象早根深蒂固了,还装什么蒜呀?小样!……‘-_-^‘李善彬你死定了!‘我呼得从座位上跳起来,扑上去勾住李善彬的脖子,抓起鞋子使劲揍他的脑袋。李善彬裂着嘴哇哇乱叫。这死家伙!我多么多么不想让姜习竣听到这个词,多么多么不想让他看到那样东西!你找死啊?!!呜……我简直是欲哭无泪!不过,非常怪异的是,不管李善彬怎么求救,姜习竣和赵佑言只是扑哧一声转脸偷笑,竟然没一个人过来阻止我的暴行。得到特权的我,一路上对李善彬大打出手,尽消多日来心中的恶气!李善彬!我早就看你不顺眼了!今天你既然不怕死来撞枪口,我就成全你吧!看招!ㄒ?ㄑy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管家婆论坛开奖结果现场直播发布于其他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化妆联谊你死定了